【森州人头条】◤森州MCO◢才艺班补习班又关 业者无奈见步行步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森州人头条】◤森州MCO◢才艺班补习班又关 业者无奈见步行步

    (芙蓉14日讯)超过一年反反覆覆的新冠肺炎疫情和行动管制令,导致在疫情中一直备受忽略的才艺班和补习班开了又关、关了又开,业者们只能无奈地见步行步,一些业者甚至被逼选择结业,或苦撑之下从事其他兼职过活。



    众所周知,诸如歌唱班、画画班、补习班或舞蹈班等才艺兴趣班,多年来深受家长欢迎,并已发展为一门专业事业。然而一场看不到尽头的疫情,加上一波又一波的大小管制令,对业者无疑是一大打击。

    梁家福的画画班主打创意,所以觉得线上授课无法达致效果。

    根据业者受询时对《中国报》反映,纵使疫情迫使许多行业从线下发展为线上,但不是所有才艺班都能在线上取得一定效果。

    业者说,他们曾在疫情期间尝试线上开班,但学生从通过线上学习的效果明显不大,这也使到才艺班业者,宁可舍弃线上开班。

    柯洺皓认为,跳舞属于群体活动,一个人跳舞比较没有感觉,也比较单调。

    也有业者反映,疫情下开拓线上出路,未料因此扩大营业版图,以前报名的学生通常来自中心附近或芙蓉范围,如今也吸引外地学生报名参与。

    业者坦言,线上课程受益对象也有局限,未满7岁的幼童不大能通过线上课程达到理想效果,而可进行线上课程取得真正效果的,又以线上课业补习为主。

    歌唱才艺班一直是家长和孩子们的最爱,却在一场疫情中严重受阻。

    业者说,疫情后打开的线上补习,相当考验老师的功力,尽管这是一个新出路,打破过往的传统,形成家长、学生和老师之间的互动,却也让家长看到老师的实力所在。

    业者也坦言,反覆无常的疫情和行动管制令,也许对中小型补习班和才艺班的冲击较小,却对大型经营的补习班和才艺班带来严重打击,迫使业者被逼结业。

    柯洺皓

    ■柯洺皓(Unity Dance Studio创办人)


    我开办舞蹈社已有10年,一直以来学员人数多达200人,舞蹈不但是我的兴趣,也是我的全职工作。

    坦白说,这次的疫情对我们来说影响很大,因为不是所有学员都能通过线上课程达到理想效果,舞步有前有后、步伐多样式,加上跳舞属于群体活动,一个人跳舞比较没有感觉,也比较单调。

    自从去年新冠疫情开始至今,因顾及学员的安全着想,舞蹈班是随着学校开课时间进行。

    换句话说,学校可以复课,我们才进行舞蹈实体班,学校被谕令关闭,我们也自然停办实体班。

    说实在,这次的疫情真的严重影响收入,而且也无法在疫情中获得任何政府给予的资助,唯一庆幸是过去一直有储蓄的习惯,以致就算现在很难撑,也还能撑得下去。

    同时,在没有开班的日子,生活突然空闲许多,也想着开拓其他线上路线。

    以前也会把一些作品放上网,但没有真正经营自己的频道,现在时间多了,就比较认真经营自己的线上频道,为将来开拓另一条新的出路。

    叶玟豪

    ■叶玟豪(兴进补习中心创办人)


    坦白说,比起其他大型补习中心,我们这些中小型的算是比较幸运。

    通常补习中心的老师来自学校,但疫情的不稳定,也使到老师们在必须应付学校的网课,无法兼顾补习中心学生网课的时间。

    除了反覆的疫情,加上政府近期宣布永久取消小六检定考试(UPSR)和暂停今年的PT3,大型补习中心堪称屋漏偏逢连夜雨。

    大型补习中心在疫情中面对师资不足和学生的“退学浪潮”,加上无法获得政府分文资助,根本无法支撑下去,一些补习中心已面临倒闭。

    补习中心在疫情下迫使开拓线上出路,未料却因此扩大营业版图。

    原本我的补习中心有4名学校老师,但他们的学校网课时间不一,以致无法配合补习中心学生的网课时间,如今我只好一人从事线上线下双轨教学。

    不论是线上或线下,我都安排时间自己教学。

    这次的疫情,也让我们开拓了过去没有的线上补习,而参与补习的学生也从原本只来自芙蓉奥克兰范围,如今扩大至外地和外州。

    疫情期间,我自己的学生介绍他们身在外州的亲友参与我的线上补习班,当他们觉得我的线上补习能够取得一定效果,即便学校复课后,依然选择参与我的线上补习班。

    黄美玲

    ■黄美玲(中苑歌唱演艺学院执行院长)


    疫情对歌唱演艺的打击真的很大,因为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线上授课,特别是4、5岁的幼童,以及不谙网络的年长学员。

    在我个人认为,线上授课始终不比实体授课。

    我们从事歌唱演艺事业已有25年,这是第一次面对如此严重的打击,约30%的年幼学员已直接停课,等待疫情全面消失后才重新学习。

    自去年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之后,经历大小不同类型的行动管制令,歌唱演艺班停了又开、开了又停,确实影响孩子们的学习进度,所以家长们的决定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线上课程对许多外地学员来说就方便许多,稳定的线路,加上熟悉网络操作,这些外地学员都乐于线上授课。

    无论如何,这次突然宣布的行动管制令,还真是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原本5月杪已经安排学员参加线上比赛,甚至还准备趁着开斋节假期好好练习后再进行录制。

    “怎知政府在毫无预警之下宣布行动管制令,所以几个学员只好把握机会赶紧录制作品,质量难免受到影响。”

    像我们这种长期以来专业于歌唱演艺事业的,第一次真正领悟到何谓手停口停,不只才艺班开不了,连演艺表演活动也无法进行,只希望疫情尽快过去,一切恢复如常。

    梁家福

    ■梁家福(艺廊画社创办人)


    坦白说,反覆的疫情和行动管制令发展至今,我已经麻木了。

    从一开始期待着疫情结束,以便恢复我长久经营的画画班,至今我已经不再抱有太大希望,只能在困境中找寻其他出路。

    我明白有些人会觉得把线下课程转为线上课程是一个新的趋势。但是我经营的画社主打创意,我觉得所有真正爱好艺术者,能从自创的作品中找到满足感。

    线上画画班将局限学生的创意发挥,我们也很难像实体课一样给予学生有效的指导,所以无法开课的日子,我也有一对一上门教学。

    线上画画课程唯一可进行的是技巧指导,但我个人认为,如果只是给予学生技巧上的指导,根本不须开办线上课程,家长或学生只要从网上搜索即可学到技巧。

    画社的学生人数受到疫情影响而趋减,确实对我们造成很大影响,一些大型的画画中心甚至已撑不下去而宣告结业。

    我只能庆幸自己去年杪还能找到一些与画画有关的工作,并且从事一些安全性的线上画画比赛活动,至少能有一些稳定的收入过活。

    在这种时期,还能做自己兴趣和专业的周边工作,真的实属幸运,希望其他同行也能在困境中找到生存之路。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