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州人头条】建材贵劳工荒 屋价涨20%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森州人头条】建材贵劳工荒 屋价涨20%

    (芙蓉2日讯)建筑材料起价与劳工短缺影响建筑业生态,促使房价攀升20%,百物皆涨的年代,屋子也喊涨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芙蓉双层排屋的房价介于逾50万令吉,如今已涨至逾60万令吉,房地产发展商反映,建筑成本分别面对材料及工资双重冲击,尤其今年劳工短缺问题严重。

    建筑业面对劳工严重短缺,聘请劳工成本增加,直接影响建筑成本,工程期也受到影响。(档案照)

    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公会(REHDA)森州分会主席叶保倖受访时坦言,2022年对房地产业而言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主要困扰问题是劳工短缺及建筑原材料的起价,如今建筑总成本已提高20%。

    他说,劳工短缺使工程出现误期,估计有很多发展计划在延迟完工后,将面对延误赔偿(LAD)。

    “希望中央政府可尽速解决劳工短缺问题,及早引进外劳,舒缓建筑业劳工缺乏的困境。”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连锁影响,建筑成本高涨,屋价已受到冲击,民众以更高价钱购屋已无法避免。(档案照)

    他也指出,州政府实施的可负担房屋政策,需要重新检讨以符合时宜,A型可负担房屋(8万令吉)及B型可负担房屋(25万令吉)的价格是在2015年订下,当建筑总成本上涨,发展商需吸纳可负担房屋的交叉补贴,是难以负荷的成本。

    他指出,占总建筑单位35%的可负担房屋,已使发展商“吃不消”,一旦建筑成本无法取得平衡,在逼不得已之下,无法消化的成本被转嫁至开放购买的房屋计划,屋价也会变得更高。

    叶保倖

    “人民普遍已面对通货膨胀,一味由购屋者承担较高屋价,对产业市场不是健康发展。”

    他说,业者寄望州政府调整可负担房屋价格,或允许发展商在A型及B型房屋计划建设分层建筑,例如连栋房屋(Townhouse)、3层或4层公寓,通过降低建筑成本,才可维持房屋价格平衡。

    胡天成

    ■胡天成:建连栋房屋可缔双赢

    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公会森州分会秘书拿督胡天成认为,兴建连栋房屋(Townhouse)是一项可行的双赢方案,既可让低收入群体居者有其屋,亦可舒缓发展商的成本压力。

    他说,房屋发展业者已针对兴建可负担连栋房屋进行深入探讨,有别于其他多层的公寓楼,只有双层楼的连栋房屋,共管设施相对很少。

    “连栋房屋的共用设施例如前方道路及后巷,可转交予地方政府管理,就像现有的排屋,道路是交由县市议会;门牌税与地税、建筑物髹漆,是可用最低的维修费计算,若有需要,发展商可献出一些款项作为维修启动费,让购屋者应对三五年的维修工作。”

    他指出,其他设施的护养费承担,可通过列入房屋买卖合约中,分配给连栋房屋购屋者负责,民众应该被教育对自己的产业负责,例如排屋居民面对屋顶漏水,也是自行维修。

    他披露,在雪兰莪州已实行建设高层楼的可负担房屋,证明这是可行,况且,只是两层楼的连栋房屋,没有电梯设施,牵涉的共管问题会更少,也可缓和发展商面对的不敷。

    他说,一旦屋价提高,购屋者没有能力买房,也会影响全盘发展项目,若能重新检讨可负担房屋的屋价,对发展商可带来平衡,而兴建连栋房屋也可成为折衷方案。”

    刘紫佩

    ■刘紫佩:承包商出高薪“抢人”

    Sunrise MCL Land总经理刘紫佩指出,房产发展业面对两项建筑成本的增加,即材料成本及人工成本高涨,今年从年头至年尾,劳工的问题尚未100%解决,尽管政府已批准劳工固打,但在3至6个月,劳工只来了10%至20%,劳工供应面对严重短缺。

    她说,一旦劳工供应不足,就产生竞争,工程必须在限期内完成,承包商必须“抢人”做工,必须以高工资吸引劳工,直接影响人工成本,而且供应的劳工不是熟练工人。

    “如果劳工课题持续没有获解决,明年还是继续受到影响,例如须在今年或明年完成的工程,在面对劳工缺乏之下,将面对工程延误。”

    她披露,这也导致发展商不推展新的房屋计划,避免在工程展开后逾期无法完成。

    她说,建筑成本提高,发展商须转变策略,比如推出面积精致的房屋计划,以平衡成本。

    黄爱薇

    ■黄爱薇:制订屋价不能太高

    IJM Land高级销售及市场经理黄爱薇披露,建筑原料起价及劳工短缺是无法控制的现象,建筑成本提高造成屋价调涨的情况已经存在,惟在森州芙蓉,一般消费者可接受的屋价是在60万令吉以下,所以制订房屋价格不能太高。

    她说,发展商不可能完全把成本提高全部交由消费者吸纳,因为消费者可接受的屋价有限度,所以发展商必须牺牲一些利益来达到平衡,迎合消费者可接受的价位。

    “目前在芙蓉市场可接受的双层排屋价格是在60万令吉以下,我们尽量调整及配合市场,若要卖更高价格的房屋,必须展现附加价值,说服消费者‘屋有所值’。”

    她披露,在行动管制令时期,劳工已开始出现短缺,当时中国也在封城,原材料的运输问题影响供应;工程期方面,因行管令冲击,可申请延长工期,并尽可能在期限内完成建筑,避免工程逾期。

    她也希望州政府可重新评估现有的可负担房屋价格,在建筑成本高涨后,可负担房屋的定价的合理性。

    张聒翔

    可负担连栋房屋先锋计划
    张聒翔:探讨可行成效

    森州行政议员张聒翔接受《中国报》访问时透露,州政府已通过私人屋业发展计划,展开可负担连栋房屋的先锋计划(Pilot Project),以探讨该计划的可行成效。

    他说,对于分层可负担房屋的建议,州政府已进行深入探讨,也请示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结论是虽然可以推行,但必须设立共管委员会,因为分层建筑物必须依据分层法令的操作模式。

    “这反而加重负担,购买A型可负担房屋的人民来自低收入群体,需考量他们无法承担管理费。”

    他指出,如今森州已有“先锋计划”,试验方式由私人发展商建设A型可负担连栋屋,同时限定首5年的维修保养是由发展商负责,该计划已处于即将完工阶段。

    建筑原料尤以洋灰及钢筋建材价格攀升,造成建筑成本提升20%。

    ■不宜调整可负担屋价

    张聒翔强调 ,森州房屋政策设定可负担房屋计划制度,旨在确保私人屋业发展,包括政联公司的房屋计划,可让低收入群体有能力购买。

    他说,森州房屋政策管制每项超过10英亩的私人房屋计划,必须有50%可负担房屋,即20%为8万令吉的A型房屋,15%为25万令吉的B型房屋,15%为40万令吉C型房屋,通过政策管制房屋价格,至于其余50%开放房屋计划,则由发展商制定合理价格。

    “如今人民的生活困难,调整可负担房屋价格并不合适,发展商要求调整价格是从生意的角度,政府必须考量取得平衡,确保人民有能力买屋。”

    他说,州政府可从A型房屋措施进行检讨,例如从土地溢价(Premium)提供折扣,而且,发展商的房屋计划必须有竞争力,只要实施对的行销策略,房屋销量不会有大问题。

    他披露,自2018年希盟执政森州,政府对房屋政府实施改革,并与房房发展商公会保持密切联系,通过对话及配合措施,达至双赢局面;其中以更透明的方式,协助发展商开放滞销的土着单位,发展商可把积压的房屋单位推出市场,减轻成本负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