胞姐欠债逾千离家未返 阿窿发泼漆短片威胁弟弟还债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胞姐欠债逾千离家未返 阿窿发泼漆短片威胁弟弟还债

    (芙蓉3日讯)胞姐欠阿窿逾千令吉贷款,一名华裔销售员遭阿窿发送泼漆短片威胁追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居住在梅岭山庄的事主孙伟明(34岁,销售员)于本周一下午约3时10分,首次接到阿窿通过手机应用程式Whatsapp发送的信息,指其姐姐孙观风(40岁)欠债1740令吉,而且债务已拖欠了10天。

    (视频事主提供)

    由于阿窿找不到欠债者,因此向家人追讨欠款;事主当时回复其姐姐一周前离家后没再返家,要求阿窿直接找当事人,惟阿窿却发送泼漆等短片,说明接下来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恐吓事主。

    第二天,事主接获不同电话号码的阿窿Whatsapp信息追债,不过事主没再回复。

    阿窿更在面子书张贴孙观风的身分证及照片追债,并骚扰事主和孙观风的亲友,将他们的照片上载在面子书,标签为“老千吸毒家族”。

    由于事主担心阿窿会上门追债,对他与年迈母亲构成安全威胁,他已于10月31日向警方报案,并于今日在万茂区州议员叶耀荣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促请阿窿勿骚扰没欠钱的他们;在场者有叶耀荣特别助理林坚义。

    孙伟明说,他也尝试联络孙观风,惟无法联络上。

    他说,他姐姐之前曾向阿窿借钱,但欠款已缴清,不料再次向阿窿借钱。

    “过去父母已替我姐缴付20万至30万令吉债务,我也承担了4万令吉;我患有肾病,每周要洗肾3次,销售员工作也只是兼职,而母亲已70余岁,现在还要替人带孩子,赚取生活费。”

    他说,虽然孙观风欠下的债务只是逾千令吉,但他与母亲已无法再承担该债务。

    他在叙述生活难处时流下泪来。

    孙伟明(左)透露,阿窿通过Whatsapp发送信息,指姐姐孙观风欠债1740令吉,右是叶耀荣。

    阿窿面子书追债牵涉无辜者

    孙伟明说,基于阿窿在面子书追债,牵涉到很多无辜者,而目前已有姐姐的朋友,在面子书上帖文声明,与孙观风只是前同事关系,没有任何关系,要求债主勿再骚扰。

    他说,据悉,姐姐的欠债如今已增加至2000余令吉。

    他说,周四早上,他姐姐的一名朋友也上门了解情况,对方也转告身边的朋友也有借钱给孙观风,约3万令吉。

    孙伟明(中)展示周一到警局报警的报案书,右是叶耀荣,左是林坚义。

    叶耀荣促当事人出来解决问题

    叶耀荣说,借钱还钱,天公地道,但阿窿切勿在追债时牵涉到家人,理应直接对借钱的当事人。

    他希望阿窿找当事人解决,勿再骚扰家人及其他无辜者,并希望当事人可以站出来解决问题。

    “阿窿追债事件,近期在万茂州选区也有一至二宗,相信在经济不景气时刻,这些案件只是冰山一角。”

    孙观风前同事在面子书帖文声明,与孙氏只是前同事关系,要求债主勿再骚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