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州人头条】末哈山要定林茂国席 凯里转战芙蓉撼陆兆福?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森州人头条】末哈山要定林茂国席 凯里转战芙蓉撼陆兆福?

    (芙蓉5日讯)来届大选,卫生部长凯里将让路林茂国席,转攻芙蓉与行动党强人陆兆福展开“殊死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已3届中选为林茂国会议员的凯里,证实在第15届全国大选须听从党魁指示,让路给巫统署理主席兼林茂区部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凯里也表明,若没有其他选区接受他,最坏的打算是不获上阵。

    随着凯里作出表态,巫统芙蓉区团团长祖阿马里公开欢迎凯里到芙蓉竞国会选区竞选,并相信凯里可发挥其影响力,与现任芙蓉国会议员兼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抗衡。

    莫哈末哈山(左)与凯里往年分别竞选晏斗州席与林茂国席,以拍挡之势出击,惟莫哈末哈山已宣布在第15届大选将国州兼打。(档案照)

    芙蓉国席马华传统竞选的议席,自2008年“308政治大海啸”开始落入行动党手中,陆兆福在2013年从亚沙国席转攻芙蓉国席,连任两届芙蓉国会议员,预料在下届大选将继续为民行捍卫芙蓉国席。

    莫哈末哈山在2018年全国大选输掉森州政权后“因祸得福”,迅速成为巫统第二把交椅,由于末哈山只是晏斗区州议员,2020年中央政府发生政变及国盟政府倒台,他因为不是国会议员而无法进入权力核心,近日他已表明下届大选将国州兼攻,既竞选国席及捍卫晏斗州选区。

    在此情况下,凯里别无选择必须让路,只能到其他选区上阵。

    巫统林茂国会将出现排阵上的改变,凯里(前排左6)的动向引人注目。(档案照)

    森美兰共有8个国会选区,在国阵分配方案为“5-2-1”,即巫统竞选5席、马华2席及印度国大党1席,巫统的竞选议席为林茂、瓜拉庇劳、仁保、日叻务及淡边,马华向来竞选芙蓉及亚沙国席,波德申国会则由国大党出战。

    巫统仁保及日叻根国席,已分别有拿督斯里莫哈末沙林及拿督斯里嘉拉鲁丁坐镇,凯里不可能贸然入侵他人地盘,巫统议席仅剩瓜拉庇劳及淡边国席,若凯里无法获得地方领袖“祝福”,将难以在其他国会选区落脚。

    因此有建议让凯里成为国阵的“杀手?”,进攻芙蓉国席强撼陆兆福,以增加国阵的胜算。

    马华在2018年全国大选,派出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左)硬撼陆兆福,最终依然无法重夺芙蓉国席。(档案照)

    ◆ 巫统多番喊话要出征芙蓉

    巫统在2013年及2018年大选,已对马华喊话若无法赢回芙蓉国席,应割席让路给巫统,随着凯里在找寻“落脚处”,巫统将趁机要求取下芙蓉国席的出征权。

    要赢回芙蓉国席,对国阵已被视为艰巨任务,2018年大选,行动党候选人陆兆福以3万694票,挫败马华候选人张盛闻的2万4809票,此外,伊兰党候选人沙里夫丁得票为1万1506 票。

    芙蓉国会议席是混合选区,选民增至15万人以上, 巫裔选民有增加之势,选民结构的比例约50%为巫裔,华人占约40%,行动党要捍卫芙蓉国席已越来越具挑战。

    有鉴于此,巫统认为议席交给该党更适合,其中芙蓉巫青团长祖阿马里形容,卫生部长凯里更能吸引年轻选民,有望为国阵重夺芙蓉国席。惟凯里竞选芙蓉国席若要成事,除非获得马华首肯让席。

    另一方面,早前也有传闻指凯里将竞选波德申国席,该选区的国会议员为公正党主席安华。消息指出,安华可能转战其他州的议席,凯里若在波德申国席上阵,获胜的机会更大。无论如何,由于该议席属国大党出征,同样需通过国阵内部谈判。

    陆兆福在捍卫芙蓉国会议席,若遇到劲敌凯里,双方将展开激烈的“殊死战”。

    ◆ 凯里被视为可吸引年轻选民资产

    政治分析指出,若凯里不出战大选,对巫统将非常可惜,凯里是巫统的“资产”,尤其可以吸引中间选民。

    巫统最高理事兼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礼查马力肯也对凯里若没上阵,形容这是巫统和国阵的重大损失。

    《自由今日大马》引述努山达拉学院分析,一旦凯里没上阵,会为巫统留下负面看法,发言人阿兹米哈山认为,凯里在担任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期间,承担了国家免疫计划的艰巨任务,目前则是卫生部长。

    “虽然凯里与党主席阿末扎希不和,若与前国阵总秘书安努亚慕沙相比,他并没有直接违抗主席,凯里在整体上是巫统的资产,特别是可吸引中间选民。”

    此外,政治评论员胡逸山认为, 凯里具备巫统急需的“改革派形象”,也是巫统在改革中吸引游离选民的元素。

    政治分析指出,凯里在担任部长期间,是受到各族接受及欢迎的内阁部长,惟出征芙蓉国会的风险对凯里也可能是“政治自杀”,因为他将面对的是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陆氏自2008年已担任国会议员至今。

    莫哈末哈山已是巫统第二把交椅,攻打国会议席已被视为理所当然的选择。

    ◆ 凯里攻芙蓉可能会送死?

    巫统若把凯里安置在芙蓉国席,由于风险极高,也被诠释为让凯里“自生自灭”之举。

    凯里在巫统并非主流派,与党主席阿末扎希关系不和,面对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鸠占鹊巢”,无从力挽狂澜。

    芙蓉国席因陆兆福坐镇,成为国阵的“黑区”,一旦凯里被安排竞选芙蓉国席,与陆兆福之争是你死我活。凯里若赴这场战,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果凯里可以击倒行动党强人,对他在巫统的地位将更稳固,反之,他在大选后的党选,将会被政治现实淘汰。

    在政治路途,最忌是“孤注一掷”走上无后退之路,一般都是避免“大咖”相争,彼此才可走更长远路。巫统内部只要可接受凯里竞选淡边或瓜拉庇劳国席,或安排他在其他州属上阵,都可以是比上阵芙蓉更好的选项。

    此外,凯里的另一可能就是攻打州席,让他肩负重夺森州政权的使命,惟这需视森州国阵是否愿意“放手”让凯里成为森州新势力,但也有人认为,凯里志在中央,竞选州席的可能性低。

    凯里证实无法在“老巢”林茂国席上阵,让路给莫哈末哈山。

    ◆ 张盛闻:芙蓉国席不在交换选区名单内

    (芙蓉5日讯)马华总秘书拿督张盛闻受询时披露,森州巫统并没有提出要竞选芙蓉国会议席,与此同时,芙蓉国席并不在国阵需进行议席交换谈判的名单内。

    他说,国阵议席谈判的前提,是原来议席保持现状,除非应战略所需,而须进行交换议席谈判,但芙蓉国席不在选区交换名单。

    “芙蓉国会议席在过去一直由马华芙蓉区会经营,现在只是芙蓉巫青团献议凯里到芙蓉竞选,这并不是来自森州巫统的要求,冲击并不大。”

    芙蓉国席为马华传统的竞选区,芙蓉巫统青年团建议无法继续在林茂国会上阵的凯里,转战芙蓉国席,张盛闻在接受《中国报》电话访问时,如是回应。

    张盛闻:芙蓉国席不在议席交换谈判名单。

    ◆ 萧开文:尽力捍卫所有议席

    马华森州联委会主席萧开文指出,森马华已经向总会长及马华最高领导层明确反映,森州将尽最大努力捍卫出战2国10州议席,更有意争取增加竞选议席。

    他说,9月是国阵最高领导层进入议席谈判的时候,此时各政党都想要都相争取更多议席,芙蓉巫青团团长祖阿马里献议凯里转战芙蓉国席,只是祖阿马里的看法,他并不当一回事。

    “党中央正在进行议席谈判,就交由中央谈判,早在一年前,森马华已经表明,不论是芙蓉国会的1国3州,还是全森2国10州,都要尽最大努力捍卫。”

    他披露,如果可以,马华也要争取出战民政党留下的议席。

    民政党在2018年脱离国阵,过去民政在森州总共竞选2 个州议席,分别是武吉甲巴央以及龙城(新那旺)。

    萧开文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