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仔地址傻傻看不清 糊涂阿窿去错马来住家泼错漆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债仔地址傻傻看不清 糊涂阿窿去错马来住家泼错漆

    (芦骨20日讯)糊涂阿窿追债找错地点还点错相,竟然泼漆泼到无辜的巫裔住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般相信,阿窿是要向一名住在芦骨平民屋的华裔欠债者追债,结果大摆乌龙,把漆泼到瓜拉芦骨平民屋一间同门牌的住家,连累无辜的事主努鲁爱莎(39岁)饱受惊吓,也担心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本报石风彦摄)

    芦骨州议员兼森州行政议员朱建华、瓜拉芦骨村长陈玉英及市议员石家益接获通知后,第一时间赶往努鲁爱莎住家了解情况。

    努鲁爱莎指出,她本身是一家公司的文员,在平民屋的住家出生和生长,家中还有71岁的老母亲阿兹莎、年迈的父亲莫哈末沙里尔(76岁)及7岁幼女,她是于今早约7时欲出门工作时,惊见住家走廊和门口都是红漆。

    她说,她们一家是于昨晚约11时后就寝,相信阿窿是在家人入睡后才把红漆泼到住家,其住家的走廊、衣架、鞋子、衣服、住家内的地板、沙发、电视机,甚至小猫都遭殃,令家人饱受精神困扰。

    努鲁爱莎指出,相信阿窿是在本身国产迈薇轿车后面近距离把红漆泼入住家,所以住家内到处是红漆。
    朱建华(右)要求点错相的阿窿勇于承担错误,上门对努鲁爱莎(左)一家作出赔偿。
    阿窿所泼的大量红漆流入努鲁爱莎的住家。

    她说,阿窿也把华裔欠债者的姓名和住址,以华文和国文写在一张大纸张上,国文住址上的门牌号码和其住家号码一样,唯独地址上是写着Rumah Rakyat Pekan Lukut(芦骨平民屋),而其住家是Rumah Rakyat Kuala Lukut(瓜拉芦骨平民屋),显然阿窿搞错地点,摆了乌龙。

    “以往也有许多信件或是网购包裹寄错到我家,这次是阿窿来错了我的家,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们一家感到非常害怕,并也向警方作出投报。”

    她说,阿窿应在追债时搞清楚地点,现在其住家被泼红漆,一塌糊涂,他们要向点错相的阿窿索偿,因为要清理大量的红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希望阿窿为自己的错误行为负责任。

    阿窿泼红漆,连小猫也遭殃。
    阿窿追债泼红漆,泼到马来住家,找错地点之余也点错相。

    ● 朱建华:阿窿应向事主赔偿

    朱建华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是阿窿追债竟点错相,让马来同胞受惊,这种行为非常要不得。

    他说,阿窿泼红漆追债手法已触犯了刑事法典,警方绝对有能力找出犯事者,同时,这种行为是把法律操纵在自己的手中,挑战法律。

    “阿窿必须以正当的方法追债,而不是用这种恐吓手法,让无辜的人受害,这次是阿窿自己点错相,因此阿窿必须勇于承担错误,上门作出赔偿。”

    被泼红漆的地点是瓜拉芦骨平民屋,不是芦骨平民屋。
    努鲁爱莎的住家被泼红漆泼得一塌糊涂,里里外外都中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