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男多次与少女交欢 验身报告竟指少女还是完璧 家人怒告强奸到底!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离婚男多次与少女交欢 验身报告竟指少女还是完璧 家人怒告强奸到底!

    (芙蓉3日讯)逾30岁离婚男与15岁未成年少女多次发生性行为,女生家人知情后,怒而报警指控其强奸,不料政府医院的验身报告竟指女生还是处女,以致警方未有采取行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直至为母者再带女儿到私人医院检查,证实其女儿已非完璧。

    由于两份验身报告有所出入,令为母者对警方及各单位的调查感到不满。

    受害者的母亲阿玲(化名,来自汝来)今早在罗白区州议员周世扬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揭露此事。

    阿玲指出,女儿与离婚男是于2、3年前在神庙认识,对方不时到家里找女儿,并声称当女儿是妹妹,加上2人在她面前没有任何越轨行为,她对2人的关系也没有怀疑。

    (本报黄健伟摄)

    阿玲(前左2起)在周世扬、李凯业及巴迪温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揭露女儿不幸的遭遇,并呼吁警方将离婚男绳之于法,前左为吴勇汉。

    她说,直到今年5月1日,她与对方发生争执时,对方破口而出指女儿已被他“吃了”,她才惊觉2人的关系。让她更惊讶的是,对方与女儿不止发生过一次性行为,最近一次就在5月1日。

    她说,她于5月4日到警局报案,女儿也被安排到政府医院进行检查,报告显示女儿处女膜未有裂痕,警方在请示了总检察署后,将案件列为无后续行动(NFA)。

    她说,在5月31日,她花费带女儿到私人医院再进行检查,报告却与政府医院有出入,因此她再到警局报案,并在政府医院的协助下,再为女儿进行多一次的检查。

    她指出,政府医院第二次的检查,发现女儿处女膜有破损的旧伤痕,与首次检查的结果并不相同。

    阿玲:离婚男不顾场合向女儿求欢

    阿玲指出,在她多次向女儿盘问后,才晴天霹雳惊觉女儿被离婚男糟蹋,对方更是多次不顾场合向其女儿求欢,包括路边、公共场合。

    她指出,女儿也向她透露,对方甚至要求女儿进行肛交,虽然女儿期间曾拒绝对方的性要求,但对方表示自己对于得不到的东西是不会罢休,女儿基于担心对方对家人不利,只能答应对方。

    “一名年仅15岁的未成年少女,根本未有足够的成熟思维,无论女儿是否自愿,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都属强奸。”

    她说,对方在她报警后曾联络女儿,她担心女儿的安全,也暂不让女儿上学。

    她指出,这名男子年逾30岁,最近离婚,平均每一到两周都会前来家里找女儿,对方在被发现与女儿不寻常的关系后,还指就算她去报案,警方也无法对他采取行动。

    她说,据了解,该男子从事偏门,可能在黑白两道吃得开,对方在与女儿发生性行为时,还未离婚。

    周世扬:受害者获安排与查案官会面

    周世扬指出,这起是一件令人沉重的案件,在案件有了新的线索后,他已和警区主任会面,警方也已安排受害者及母亲与负责的调查官进行会面,展开进一步的调查。

    他说,目前私人医院及政府医院的检查报告有出入,而受害者也曾坦言该男子曾要求肛交。一名未成年少女竟面对如此事件,警方应该更专业及公平进行调查。

    “警方不应在请示总检察署后,就以无后续行动停止调查,释放该男子;我虽没有律师专业知识,但这属未成年案件,这(发生性行为)已经是犯法。“

    他说,这起案件如今由行动党森州法律局协助,他呼吁警方以其专业的手法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重新调查此案,毕竟受害者是年仅15岁的未成年少女,警方有必要给予保护,也需确保调查是在公平的情况下进行。

    他指出,离婚男期间曾恐吓受害者一家,在受害者亲属阻止对方继续找受害者时,对方指会找人上门骚扰受害者一家,这已威胁及恐吓受害者一家。

    李凯业:与未少年少女发生性行为已构成强奸

    行动党森州法律局主任李凯业指出,此案件涉及刑事法典375(g)条文,任何人士与16岁以下的少女发生性行为,无论女方是否同意,都属于强奸。

    他说,基于私人及政府医院的检查报告有出入,而私人医院的报告是可以被法庭接纳,该党法律局会委派对类似案件颇有经验的律师巴迪温给予协助。

    巴迪温指出,警方目前将案件列为无后续行动,有可能是案件证据不足,但目前私人医院的检查报告显示受害者的处女膜有破损痕迹,这已是案件的新线索。

    他说,这新线索已足够让警方进一步调查,并交由总检察署再控上法庭。

    他指出,接下来他会陪同受害者及母亲与调查官、总检察署等单位会面,他相信私人医院的医药报告已是个很足够的证据,以让当局向法庭申请进行提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