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收来历不明油棕果 杜绝猖狂偷果行为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收来历不明油棕果 杜绝猖狂偷果行为

    (马口5日讯)收购商不购买贼赃,才能杜绝偷果勾当。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油棕保持在高昂价格,一吨价钱保持在1400令吉左右,以致偷果贼日益猖狂,仁保县榕吉一带的油棕园小园主被偷到怕,呼吁收购商不要收取来历不明的油棕果,以保障小园主的收入,杜绝日益猖狂的偷果行为。

    潘宥磬(右)近期不断接获小园主的投诉,油棕果频频被偷。

    小园主们普遍认为,有销路偷果贼才会去偷,因此肯定有不良收购商向偷果贼收取贼赃,才导致窃贼一直去偷,而且偷的数量并不多,不可能直接载去油棕厂出售,所以,不排除是有一些不遵守法律的收果站,以现金方式低价向窃贼收购贼赃。

    小园主觉得,如果没有人收购贼赃,窃贼就无法把偷取的贼赃出手,这么一来,窃贼就不会干案。

    为了提防果实被偷,小园主在芭场自行安装闭路电视与太阳能灯,希望窃贼知难而退。

    “因此油棕局应该更严厉监督收果站,比如收果站的记录是1000吨果实,但卖出去的却是1200吨,该局应该调查收果站,并要求解释多余的200吨果实来历。”

    民政党仁保区部主席潘宥磬说,偷果贼令小园主们的损失惨重,所以收购站必须杜绝收取来历不明的果实,别让小偷有出路售卖贼赃,这样才能打击罪案。

    他透露,今年油棕的最高价格曾经达到每吨1496令吉,如今大约是1400令吉左右,他也呼吁所有收果站,一旦接到来历不明的果实,而对方也无法出示认证,应该立即向警方报警。

    郑雅文。

    ◆ 小园主郑雅文(65岁)

    偷果贼每次来干案的时间大约都是凌晨3至4时左右,而且每次只偷取大约50至60串的油棕果。

    窃贼一般选择油棕园中间部分的果实下手,由于偷果的举动已引起小园主的警惕,窃贼一般不敢偷取路边的果实,因为太明显,而且容易被人发现。

    如计算现在油棕的价格,窃贼每一次干案,小园主大约就会损失1200令吉,现在的窃贼不仅是针对一个地方偷窃,而是无指定目标轮流向其他小园主下手。

    根据油棕树成熟季节的收割程序,大约是每15天就可以收割一次果实,但许多窃贼在果实还未完全熟透时,选择在第10天就下手,因此许多小园主都来不及应对,令人防不胜防。

    潘广源。

    ◆ 小园主潘广源(68岁)

    每当得知果实快要收割时,便加强巡逻工作,每两小时骑摩哆巡逻,现在的窃贼干案速度很快,稍有不慎果油棕果就会被偷走,因此必须要比窃贼更快,比他们先一步收割果实,然后把果实藏起来,等待累计足够的数量后,再载去收果站。

    如今油棕的价格非常高,窃贼无时无刻都在寻找目标,因此只有破费在芭场内安装太阳能灯以及闭路电视,希望可以起到警惕功能,让窃贼知难而退。

    偷果贼日益猖狂,其实也离不开警方的执法,每次都以捉不到人而不了了之,而且小园主前往榕吉警局报案时,被告知必须前往斯汀才能报案,而且每次报案时间需等待3小时左右,但在报案后,偷窃案还是继续发生,让许多小园主觉得很麻烦,最终选择沉默。

    油棕保持在高昂的价格,果实成为窃贼的下手目标。
    窃贼在偷取果实后,留下一大堆树叶,让小园主头疼不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