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州人头条】巫统国大党瓜分马华联邦村长? 非也!马身区出现罕有3村长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森州人头条】巫统国大党瓜分马华联邦村长? 非也!马身区出现罕有3村长

    (芙蓉7日讯)向来由仁保马华掌管的马身新村联邦村长,“惊传”落入巫统手中,唯经过查证,在最新炉的仁保县联邦村长,马身区首次罕见出现3名联邦村长。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森马华首批联邦村长日前在仁保县率先出炉,国阵仁保国会属下36个村庄(不包括华人新村)已获一纸委任状走马上任,其中仁保县马华的代表占5名,皆为重组村的村长委任。

    引起议论的是,此次的委任出现“甘榜马身(Kampung Mahsan)联邦村长”,由巫统代表担任,由于马身区向来只有马身新村(Kampung Baru Mahsan)及斯里马身新村(Kampung Seri Mahsan),就算在国盟执政年代,马身新村联邦村长也是由华裔担任,至于甘榜马身则是闻所未闻。

    仁保马身新村联邦村长尚未委任,并非如外界所传由巫统代表担任。
    仁保马身新村联邦村长尚未委任,并非如外界所传由巫统代表担任。
    斯里马身新村的人口华裔与印裔旗鼓相当,在最近联邦村长委任,基于策略安排,由国大党代表出任联邦村长。
    斯里马身新村的人口华裔与印裔旗鼓相当,在最近联邦村长委任,基于策略安排,由国大党代表出任联邦村长。

    而且斯里马身新村联邦村长已改由印度国大党代表担任,由于如此特殊的委任方式,使到当地近日传言指马华在仁保县马身区的两个联邦村长职位,皆由巫统与印度国大党“瓜分”。

    仁保县日前的联邦村长委任只有甘榜、重组村、印裔村庄,并不包括华人新村,主要是这些甘榜与村庄属于乡区发展部管理, 华人新村最近已从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转移至国民团结部,华人新村的联邦村长的委任将另作安排。

    斯里马身新村两座雨盖新村工程,是当年马华村长推动的地方建设。
    斯里马身新村两座雨盖新村工程,是当年马华村长推动的地方建设。
    印度国大党的马身支部主席詹德拉士卡兰(左4)接领斯里马身新村联邦村长职。
    印度国大党的马身支部主席詹德拉士卡兰(左4)接领斯里马身新村联邦村长职。

    联邦村长是中央政府分别在槟城、雪兰莪及森美兰州委任的基层职位,据《中国报》探悉,甘榜马身联邦村长是巫统争取的新职,国阵此次在仁保县委任联邦村长的举措,出现跳脱传统的策略安排,其中在马身区首次出现3个村长,并分别由巫统(甘榜马身)、马华(马身新村)及国大党(斯里马身新村)的代表担任。

    过去在传统上,马华于仁保县掌管12个新村(华人新村与重组村),目前已有5名联邦村长受委,尚有6名华人新村村长有待委任,其余的斯里马身新村则割让给印度国大党。

    随着马身先后将出现3名联邦村长,加上希盟政府委任的村长,马身区将“村长济济”,共有5名村长,至于在国盟时代由非政府组织或民政党代表出任的联邦村长,任期已届满出局。

    ◆ 鍾绘名:马华没失法马身联邦村长

    马华仁保区会新村事务协调员鍾绘名受访时披露,马华最近出炉的联邦村长属于重组村,华人新村的联邦村长尚未出炉,仁保马华并没有失去马身新村的村长职。

    他说,12月4日委任仁保县联邦村长,出任甘榜马身联邦村长为巫统代表,自从联邦村长诞生后,“有心人”发出误导性言论,指马身新村被巫裔村长管理,实际上,马身华人新村的联邦村长名单尚未出炉。

    “至于斯里马身新村是重组村,不是华人新村,由印度国大党代表出任联邦村长是策略的安排,印裔人口也很多,日后在马身区将展现三大种族担任村长的多元色彩。”

    他指出,仁保县6个华人新村巴都巴卡新村、百家新村、朱区新村、马身新村、英达新村、武吉庇劳新村,联邦村长人选已经提呈,有待安排委任。

    马华仁保县日前已受委的联邦村长为丹拿班积新村联邦村长郑秋才、榕吉A村联邦村长陈观和,榕吉C村联邦村长刘南昌、榕吉D村联邦村长陈晋伟、平芭新村联邦村长罗夏礼。

    过去传统上由民政党出任的榕吉D村,随着民政党不在国阵成员党,已改由马华出任;以前由马华担任的榕吉B 村村长,则由国大党代表担任联邦村长,马华在榕吉如同以往依然掌管3个新村。

    鍾绘名
    鍾绘名

    萧开文:马身联邦村长安排属大选策略

    马华森州联委会主席萧开文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从仁保国阵对联邦村长职位所作出的安排,可见是为全国大选的策略布署,希望通过各党的精诚团结,下届大选拿下中央政权及州政权。

    他说,森州出现联邦村长是因为州政府与中央政府的不同,需通过联邦村长机制投入地方服务,甘榜马身联邦村长的诞生以及斯里马身新村由国大党的盟友出任,都是基于地方策略考量,然而在州内其他地方,并没有出现类似的安排。

    “仁保县对联邦村长的布署,是为确保下一届大选可重夺中央及州政府,这时候更要团结一致,不会太计较彼此的得失。”

    他披露,马华仁保区会针对联邦村长的安排曾请示州联委会及党中央,双造都尊重区会的决定,因为策略的背后是为推动国阵走向更壮大及长远的路。

    他说,甘榜马身并不属于马华重组村或华人新村的名单内,重组村的定义并不纳入在新村,重组村是由乡区发展部管辖,因此甘榜马身的诞生与马华的人选没有关系。

    萧开文
    萧开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