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州人头条】完好旧衣裤被蓄意丢弃 空地冒出“旧衣坟场”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森州人头条】完好旧衣裤被蓄意丢弃 空地冒出“旧衣坟场”

    (芙蓉25日讯)芙蓉某发展空地突然冒出“旧衣坟场”,堆积如山的完好旧衣裤全被人蓄意丢在隐蔽空地,连日来风雨交加,恐爆发成新的蚊疫危区。

    这个位于芙蓉新城高苑的旧衣坟场,现场观察到,大部分“垃圾”,几乎全是半新不旧的衣物,当中又以成人衣服佔大多数,却不乏儿童的衣物,若不是现场环境龌龊不堪,大量衣物中还掺杂著非纺织品的物品,现场就俨如一个“露天二手衣拍卖场”。



    诺茜拉(左)和庄雪和亲自到场查看,赫然发现大部分被丢弃的是半新不旧的衣物。


    记者与摄记接获投诉赶至时,发现现场不时出现一、两名可疑人物,骑著摩哆在附近徘徊,不知道究竟是要丢垃圾,还是捡拾旧衣。

    芙蓉出现非法垃圾堆已不是新鲜事,唯独这次的垃圾堆,却是大量旧衣物,这堆旧衣裤不论外表或内部皆完好,没有出现任何破烂,如果不是被随地乱丢,完全可以被当作二手衣来卖。

    诺茜拉捡起丢弃的笔电,发现已破损。


    芙蓉市议员庄雪和与助理市议员诺茜拉接投诉后,在场检查旧衣物时,前者挑起一件布质外套,赫然发现布外套只是沾上泥沙,表层有些肮髒,外套不但没有破洞、褪色、脱线,连钮扣也完整无缺。

    据知,距离垃圾空地约600公尺,本有一个非法工地宿舍,有关宿舍是由非法外劳所建,裡面大约有50至60名非法外劳。

    本报探悉,有关非法工地宿舍最近才被发展商发现,不排除有关衣物是非法外劳遭发展商下令马上撤离有关,一方面是离开匆匆,另一方面是他们的衣物过剩,索性把不要的衣物丢弃。

    旧衣坟场除了大量旧衣物,还有人把废弃建材也丢在这裡。

    ■非法外劳宿舍被令迁离

    “又是非政府组织在好心做坏事?”

    助理市议员诺茜拉告诉《中国报》,她与庄雪和接获投诉马上展开追踪,最后向地主(发展商)掌握到,最近附近确实有数十名非法外劳,被发现在其空地非法兴建工地宿舍,最终被发展商下令马上迁离。

    她说,这群非法外劳不是发展商的合约劳工,平时只要工地要人,他们就会到要找人的工地开工,属打散工之类。

    “据我所知,大概有60人就住在非法工地宿舍,有的外劳甚至有妻儿随同,有的是单身汉。”

    现场发现大量吸湿显包和用过口罩。


    她坦言,观看现场丢弃的衣物,她不排除极有可能是被令迁离的外劳,因为无法带走过多衣物,索性把已拣出并认定不要的过剩衣物,在附近找个空地丢弃。

    “他们(外劳)所获的衣物,大多是非政府组织或民间社团捐输,而且从很多个不同的团体和NGO处取得,全部都是衣物,难免变成过剩。”

    她也呼吁森州有爱心的民间团体,日后在向求助者施援,大家可以优先经过协调,以避免捐助同样物资,最后反而变成一种浪费。

    “这私人空地沦为旧衣坟场就是最好的例子,遇上不懂珍惜的人,民间团体的爱心绝对会被无视,最后变成浪费物资,甚至新增垃圾问题。”

    旧衣坟场留下不少儿童的玩具。

    ■严厉把关免问题重演

    芙蓉市议员庄雪和告诉本报,所幸获得地主的合作及配合,他与诺茜拉将协助地主与执法单位进行协调,允许进行清理。

    他说,执法单位如遇上不愿配合的地主,可援引2007年固体废料及公共卫生法令第672条文调查及提控,一旦罪成,最高罚款为10万令吉,或被判监禁6个月至5年。

    “执法单位接报后,马上指示私人地主(发展商)儘速清理垃圾,并已在场拉起黄色警戒线,严禁外人擅进。”

    执法员接报后马上到场拉黄线封锁进出口。


    他强调,私人地主已答应派人清理现场,今后将严厉把关,以免同样问题重演。

    “现场除了大量旧衣物,还有已损坏的笔电、儿童玩具、小孩型号的滑轮鞋、运动鞋、汽水空罐、口罩及废弃建材等。”

    他说,执法单位也吁请大家切勿直接触碰有关垃圾,主要是无法鉴定有关外劳或丢弃者是否安全。

    “所幸最近下雨,丢弃者没有放火烧衣物,不然肯定造成空气污染。,导致附近住宅区居民深受其害。”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