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计划◢【森州人头条】疫情下观望与痴等 学校食堂业经历凄风苦雨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复苏计划◢【森州人头条】疫情下观望与痴等 学校食堂业经历凄风苦雨

    (芙蓉31日讯)向来被视为“铁饭碗”的学校食堂业,经历前所未有的疫情冲击,不少业者已纷纷打退堂鼓,一些长期经营者则靠着“吃老本”,一些则边兼职家庭熟食外卖,边等待学校复课。



    目前又是学校食堂招标的日子,以往食堂招标相当抢手,一旦中标,业者已拥有固定学生客源,不少业者都是整个家族成员皆投身学校食堂业。

    疫情时期,食堂业者不仅收入大减,在不开放食堂下,还得扛着饭盒上楼派发给学生。
    疫情时期,食堂业者不仅收入大减,在不开放食堂下,还得扛着饭盒上楼派发给学生。
    疫情笼罩下,学生没有回校,食堂随之冷冷清清。
    疫情笼罩下,学生没有回校,食堂随之冷冷清清。

    然而,自从去年爆发新冠疫情后,学校陷入反覆停课、开课的窘境,以致学校食堂业者破天荒面对收入极不稳定的局面,不少食堂新手业者被迫放弃经营食堂,长期经营者则一边“吃老本”,一边兼职家庭熟食外卖,不致于坐吃山空。

    根据《中国报》向业者了解,由于学校开课日不明朗,食堂业者都不敢贸然转向其他固定收入的行业,以免学校突然开课,业者面临两头不到岸,还被套上不负责任的罪名。

    业者指出,学校食堂招标多数属于2+1合约,即业者完成两年合约之后,可选择继续营业或不再续约,而校方也有权选择是否让业者继续经营下去。

    按照往年的情况,学校食堂业者一般都会完成3年合约,但今年已有不少食堂业者打退堂鼓,以致校方不得不在疫情下发出食堂招标的通告。

    做生不如做熟,多数食堂业者在疫情下都转攻家庭熟食外卖。
    做生不如做熟,多数食堂业者在疫情下都转攻家庭熟食外卖。
    食堂无法营业期间,蔡美香与同样经营食堂的儿子兼职家庭熟食外卖。
    食堂无法营业期间,蔡美香与同样经营食堂的儿子兼职家庭熟食外卖。

    ■ 芙蓉培华小学与芙蓉中华小学食堂业者符允通

    我在培华小学经营食堂业约9年,太太李秀云在芙蓉中华小学食堂营业也有12年之久,之前我的孩子也曾在芙蓉三民华小经营食堂。

    从去年至今,我们都是靠着老本过活,偶尔我也会到海南会馆开办的茶室当义工,因为担心一旦从事其他固定收入的行业时,学校突然复课,就会两头不到岸。

    由于我们过去的顾客对象都是学生,食材方面偏向营养健康,比如一碗叻沙,也是有另沙香味却没有辣味的另沙,没办法迎合一般食客的口味,做不了家庭熟食外卖。

    所幸的是,虽然这期间失去收入,却不须承担租金和雇员薪金的开销,因为学校食堂给予豁免租金的优惠,食堂过去聘请的员工都是以日薪计算,所以我们还能依靠储蓄过活。

    虽然以目前的局势来说,经营学校食堂的收入很不稳定,即便突然开学也担心随时可能突然关闭,但我们暂时还会继续等待复课时营业,毕竟在这行也待了那么多年。

    不过,其他食堂新手业者可能就没那么幸运。据我所知,有些新手去年才中标,今年合约满期就不愿再续约,因为实在撑不下去。

    符允通:从去年至今,我们都是靠着老本过活。
    符允通:从去年至今,我们都是靠着老本过活。

    ■ 芙蓉国民华小、芙蓉振华小学与亚沙马华小学食堂业者蔡美香

    我本身在国民小学经营食堂已有5年,次子经营马华小学食堂,以及三子经营振华小学食堂。

    原本以为疫情不会持续那么久,所以一直到去年11月才开始上网做家庭熟食外卖。在这期间,我与两个儿子都开始动用储蓄过活。

    尽管复课日不明朗,但我们仍会继续坚持下去,毕竟都做了那么多年。

    其实,疫情之下每个人都面对收入减少问题,就像之前学校开课时,我们的食物贩卖次数也从过去的一天三、四次,减至每天固定一次。

    因为学校取消课外活动,学生也不获准自行到食堂,都是由我们准备好营养餐,再把饭盒送上五楼,所以就算收入大幅度减少,我都私下再补贴食堂员工薪水。

    蔡美香:尽管回校日期不明朗,但仍会继续坚持下去。
    蔡美香:尽管回校日期不明朗,但仍会继续坚持下去。

    ■ 芙蓉三民华小食堂业者谢雯倩

    自今年三月接下食堂业时,我就做好心理准备,迎接随时开课和停课的可能性。

    我与丈夫向来都是从事餐饮业,2018年开始,我们是做家庭式午餐外卖,所以学校停课期间,我们就做回午餐外卖。

    不幸的是,我们一家四口于今年6月确诊冠病,两名幼子复原后就没事了,唯独我和丈夫却出现后遗症,我们顿时失去味觉和嗅觉长达一个月。

    同时间失去味觉和嗅觉,等同我们根本无法继续午餐外卖生意。这期间不断付出开销,却丝毫没有收入,于是我们暂时回到家乡吉打,协助从事蔬菜买卖的父母送货。

    目前,我们在吉打等待学校开课,一旦敲定学校开课日期,我们才动身回芙蓉。

    谢雯倩的午餐外卖色香味俱全,后来因冠病后遗症失去味觉和嗅觉,被迫暂停餐饮买卖。
    谢雯倩的午餐外卖色香味俱全,后来因冠病后遗症失去味觉和嗅觉,被迫暂停餐饮买卖。
    学校上网课,无法经营食堂生意,谢雯倩与丈夫做回原本从事的午餐外卖。
    学校上网课,无法经营食堂生意,谢雯倩与丈夫做回原本从事的午餐外卖。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