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州疫情◢零食阿婆骨灰送往马六甲 与父母哥哥团聚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森州疫情◢零食阿婆骨灰送往马六甲 与父母哥哥团聚

    (芙蓉29日讯)“零食阿婆”黄来妹的骨灰将送往马六甲怀恩园,与父母、哥哥团聚!



    现年74岁的黄来妹,也是芙蓉人熟悉的“零食阿婆”,不幸于7月27日(周二)晚上8时许,在芙蓉端姑惹化医院离世。

    黄来妹在罗白赤贫组屋的住家跌倒,平日关心她的朋友在7月21日(周三)揭发她在住家厕所跌倒,无法自行起身,也拿不到电话求救。独自撑了一个晚上。

    邻居获悉她失足后,合力破门解救,阿婆被送往医院治疗,唯在送院后被检测患上新冠肺炎,住院一星期不治。

    芙蓉许多的男女老少都是她的顾客,平日最常见到她推着零食车走在路上的身影,她常出没在罗白路一带的商店、餐厅兜售零食,获悉她离世,许多网民都在面子书悼念她。

    黄来妹有着一股坚韧的个性,不要任何人因同情而给钱她,只要自力更生靠自己,这是她留给芙蓉人最好的精神。

    《中国报》联系上黄来妹的侄女黄美霞(48岁,来自森州阿逸昆宁),得知零食阿婆的遗体在周三(28日)火化后,近期将被送往马六甲怀恩园,与逝世双亲、哥哥团聚。

    她披露,姑姑未婚单身,有4名哥哥,其中两名哥哥在中国,在家中排行最小,哥哥们皆已逝世。

    “姑姑早期在新加坡工作,回来芙蓉定居后,独居在罗白的组屋,我们常叫她搬到阿逸昆宁居住,虽然我们这里是小地方,但至少距离我们近一些,也方便照应,但姑姑坚持要住在城市地区比较方便。”

    她说,姑姑在外独自生活,他们都很担心,所以不时探望姑姑,也载她办零食的货源。

    网民纷纷悼念自力更生的零食阿婆黄来妹,靠着双手坚韧面对生活。(照片取自网络)
    网民纷纷悼念自力更生的零食阿婆黄来妹,靠着双手坚韧面对生活。(照片取自网络)

    ■ 生前没有交代遗言


    黄美霞在7月23日接到与姑姑接近的一名朋友黎女士通知,获悉姑姑入院,期间她与妹妹、堂哥都轮流联系姑姑,“她有申诉食物没有味道,胃口不佳,我劝她一定要进食才有体力,才可尽快康复。”

    她也在电话听到姑姑咳嗽,从谈话中感受到姑姑气喘,周二(27日)中午她曾拨电给姑姑唯没有接通,她嘱咐妹妹要继续联系姑姑,当时姑姑呼吸不顺畅,妹妹也与护士沟通,堂哥在当天下午与姑姑通电话,因为需氧气辅助讲话不清楚,当晚姑姑就离开了。

    她指出,姑姑一直希望这一关可以跨过,能够出院回家,姑姑离开得太突然,生前没有交代遗言,她很感谢姑姑身边有一批朋友,一直在关怀及帮助姑姑。

    从小与零食阿婆结下缘份的陈小姐,多年来一直协助阿婆,直至最后时刻。
    从小与零食阿婆结下缘份的陈小姐,多年来一直协助阿婆,直至最后时刻。

    ■ 单位需归还市政局

    罗白区州议员周世扬受询时披露,他已经与零食阿婆的侄女黄美霞联系,并会等候对方前来处理阿婆居住单位的事宜。

    他说,黄来妹居住在罗白赤贫组屋S座的单位,是向芙蓉市政局租住,如今阿婆离逝了,单位最终需要归还给市政局,钥匙已由居民交到他手中。

    “目前我在等待零食阿婆的侄女到来,再料理后续的事。”

    他指出,阿婆在每个月都定时缴付150令吉租金,由于单位内仍有遗物,有待家属清理,家属若需要辅助,他也会尽力协助。

    零食阿婆黄来妹的骨灰,将送往马六甲怀恩园,与双亲及哥哥团聚。(照片取自网络)
    零食阿婆黄来妹的骨灰,将送往马六甲怀恩园,与双亲及哥哥团聚。(照片取自网络)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