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州疫情◢【森州人头条】芙蓉华济拒夜晚开炉火化 冠病遗体滞留棺车内过一夜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森州疫情◢【森州人头条】芙蓉华济拒夜晚开炉火化 冠病遗体滞留棺车内过一夜

    (芙蓉18日讯)医院太平间及邓普勒火化场皆爆满,3名议员夜间先后要求芙蓉华济公会“开炉”为新冠肺炎死者火化,最终华济坚持超过下班时间无法处理,遗体被逼在医院旁的殡葬车内过一夜等火化。



    亚沙国会议员谢琪清是其中一位议员要求华济公会协助,他分别拨打给芙蓉华济公会总务黄振旺及会长李剑鸿,要求申达央华人义山火化场当天开放在晚上为冠病遗体进行火化,唯华济表明下午5时后已放工无法协助,这也是理事会的决定,结果该具遗体从医院领出后无法直接送往火化场,被滞留在棺车内过一夜。

    该名死者慕拉利(41岁)也是谢琪清的前特别助理,在昨天下午3时许因冠病于芙蓉端姑惹化医院逝世。

    谢琪清为此在面子书表达不满,指“因为华济所谓的因遵守会议决定,使到往生者就在路边过最后一夜,难道新冠病毒也消灭了人性?”,此贴之后已被撤下,并发布新帖“向华济说不,人性何在?(Say NO to Wah Cai, mana perginya keperimanusiaan!)

    谢琪清在面子书炮轰芙蓉华济公会,在疫情严重当前,不以人道立场提供服务。
    谢琪清在面子书炮轰芙蓉华济公会,在疫情严重当前,不以人道立场提供服务。
    医院太平间爆满,无法停放太多遗体,冠病逝世的遗体由于无法停柩在住家,从医院领出遗体后,就必须送往火化。
    医院太平间爆满,无法停放太多遗体,冠病逝世的遗体由于无法停柩在住家,从医院领出遗体后,就必须送往火化。

    ■ 谢琪清:华济公会应弹性处理火化事宜

    谢琪清受询时披露,此事并非因为往生者是他的前助理,而是如今疫情严重,每天有很多人因冠病逝世,涉及广大民众,已不能说几点要关门,尽管华济公会是通过理事会决定火化服务时间直至5时,但同样可通过紧急会议另做决定,事在人为而已。

    “现在医院除了普通死亡案件,还要负荷冠病逝世的病例,太平间已经爆满,华济公会应当弹性处理火化事宜。”

    他指出,在他拨电给华济会长李剑鸿之前,已有人努力向华济交涉,后来他于周六晚上9时零5分拨电给会长要求协助为往生者进行火化。

    他说,华济之前决定火化服务直至下午5时,但如今疫情已不同,必须有符合当下情况的做法。

    他披露,将针对此事致函予森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米努丁及国家团结部长拿督哈丽玛,主要是华济的处理态度令人难以接受,包括在清明节时,中央政府允许有条件开放义山,但华济在州政府召集的对话中态度强硬。

    谢琪清
    谢琪清

    ■ 李剑鸿: 无法在晚上召集员工开工

    芙蓉华济公会会长李剑鸿披露,周六晚共有3名人民代议士拨电,要求华济协助火化遗体,由于当时已过了运作时间,无法在晚上召集员工开工。

    他说,除了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森州行政议员阿鲁古马、罗白区州议员周世扬也拨电找他,作为一个独立的单位,拥有条款及规则需遵守,只要有办理登记,华济并不会拒人于千里。

    “并不是下午5时就准时下班,平日有些火化个案,下午4时才送来,我们同样照做,超时津贴由我们付,而火化费用也没有被提高,同样收500令吉。”

    他指出,申达央义山火化场有3台焚化炉,其中一台已故障停用,目前在运作一台是2014年添置的新炉,虽火化速度可在1小时完成,唯需要时间等待骨灰冷却,一天只可火化2具遗体;另一台年1996年的旧炉,焚化一具遗体需3小时,一天只可火化1具遗体。

    他说,申达央义山一天最多只可火化3具遗体,由于议员拨打电话来时已经晚上,无法要求员工当晚做工。

    李剑鸿
    李剑鸿

    ■ 邓金强:有心处理却困难重重

    殡葬业者邓金强申诉,在处理新冠肺炎遗体, 殡葬业者面对最大的困扰是医院停太平间爆满,而火化场限时开放运作,有心处理却困难重重。

    他说,由于医院太平间遗体太多已没有空间存放,往生者慕拉利原本是送往邓普勒火化场,但当天该火化场需处理多具遗体,已经无法接收,卫生部官员通过他要求华济协助,他也尝试找华济总务黄振旺,对方表明无法帮到,之后也由人民代议士直接找会长商量。

    “死亡是没有时间可选择的,身为殡葬业者,我们愿意为冠病往生者服务,但面对火化有时间限制,我们在处理时也很苦恼。”

    他指出,由于政府没有火化场,有关案件只能向现有火化场要求人道协助,仙境山庄只有1个焚化炉运作至下午5时,申达央义山有2个焚化炉,超过下午5时也不接个案,随着疫情逝世的人日益增加,森州政府需要设法解决此问题。

    他说,医院太平间爆满,促使家属必须尽速领尸,但不是每个家庭可及时办到,例如有些家庭整家确诊或需隔离无法签名领尸,需外地亲属前来,这些都需要时间,因为火化场的不足,等待过程中医院太平间拥挤,被逼把往生者遗体置在殡葬车等候。

    邓金强
    邓金强

    ■ 阿鲁古马:华济理由 让人无法接受

    森州行政议员阿鲁古马指出,申达央华人义山的地段是来自政府,当前疫情严重,华济作为管理单位,面对紧急求助,应当采纳及配合。

    他很遗憾华济在面对多通电话求助后,依然坚持超过下午5时办公时间后不服务的立场,尽管华济对此给了诸多理由,但让人无法接受。

    “因冠病死亡案件,医院太平间的空间不足,家属必须尽速办理领尸,但冠病死者是不能运回住家停柩,而需直接进行火化。”

    阿鲁古马也是森州非伊斯兰事务行动理事会主席,他披露,慕拉利案件是要送往邓普勒火化场,但当天该火化场已有6具尸体要处理,为了协助死者家属尽早为往生者火化,他与其他议员要求华济人道协助,尤其现在正直疫情严峻期,是时候共同协助社会。

    他说,就算要付超时工作费用,相信往生者家属愿意付,况且,并没有要求华济全年都于夜间开放,只是当前有需要而寻求协助,唯华济最终还是坚持己见。

    阿鲁古马
    阿鲁古马
    芙蓉华济公会管理的申达央华人义山,只有2台焚化炉运作,一天只能火化3具遗体。
    芙蓉华济公会管理的申达央华人义山,只有2台焚化炉运作,一天只能火化3具遗体。
    谢琪清更新面子书帖文,发布“向华济说不,人性何在?“的帖文。
    谢琪清更新面子书帖文,发布“向华济说不,人性何在?“的帖文。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