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水管留路洞 村民插花示警偏遇“采花贼”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修水管留路洞 村民插花示警偏遇“采花贼”

    (芙蓉13日讯)森水务公司4天前修理水管后留下又深又大的路洞,拉杭新村村民唯恐有人在新村骑摩哆或开车时,一时不慎堕洞,灵机一动用鲜花茎干竖在路洞,提醒路过者。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村民翌日查看路洞时,赫然发现昨日刚竖放在路洞的鲜花茎,茎上的鲜花已被“采花贼”摘掉,留下几枝光秃秃的花茎。



    村民担心不熟悉新村路者,误堕路洞,失去平衡而发生交通意外,特以鲜花茎提醒,不料最终只剩下光秃的花茎,鲜花已被人摘光。


    此路洞是出现在拉杭新村靠近观音庙的路段发生。

    记者现场观察,有关路洞约有5吋深,如果遇上雨天,路人真的很难发现路上有大洞,随时成为夺命的马路陷阱。

    邓姓村民告诉《中国报》,其屋前的路洞是森州水务公司工作人员抢修破裂水管后留下的“手尾”。

    “上个星期开始,屋前的马路不断冒出水来,迅速把马路浸湿,我看到情况不妥,马上向森水务公司作出投报,等了将近一个星期才有人来修理。”

    邓金宝炮轰村长和村委会,根本不关心新村里的民生问题,如果路洞成为夺命陷阱,该由谁来负责。


    他说,水务公司工人把水管抢修后,原以为会马上派人重新铺路,结果一等就是4天,还是不见有人把路洞铺上沥青。

    “这几天一直很担心有人经过路洞,不小心辗过路洞失去平衡摔伤,或发生交通意外,早上就有一辆休旅车一时不察,整个车轮陷进洞里,车主不断猛踩油门以从洞里冲上来。”

    他也对采花贼漏夜把全部鲜花采掉,留下光秃花茎的行为,感到很纳闷。

    “本来以为五彩缤纷的鲜花比较引人瞩目,大家看到鲜花茎,自然会留意底下的路洞,就一定会及时闪避。”

    刘秋兴接获投诉,马上赶到现场置放三角锥和拉起警戒线,以提醒用路人“此路有大洞”。

    路洞多天未获修补

    “路洞马路属新村主要通道,平日很多人使用,包括住在新村的某议员,可是路洞问题存在至少4、5天,迟迟不见村长来处理。”

    拉杭新村村民邓金宝炮轰村长和算是“村民”之一的议员,毫不关心新村里发生的民生问题。

    “像这样的路洞问题,前后已存在4至5天,与议员的住家距离不到300尺,对方也经常使用这条路,竟然可以做到视若无睹。”

    他也批评村长和村委会,一个又深又大的路洞问题,竟可以拖了4、5天还未妥善处理。

    询及是否向村长、村委会和“村民”议员反映问题,他直言,已不对他们的服务态度抱有期望,并认为村长等人应该主动为民服务,包括主动在新村巡视,而不是等着村民投诉才采取行动。

    “像这个路洞,如果真的有人不幸发生意外事故,因而摔伤或死亡,谁该来负责?村长吗?村委会?”

    他坦言,大多村民在新村骑摩哆都不戴头盔,当中不乏老人家和少年,如果不幸误堕路洞,真的很容易受伤。

    “路洞附近也没有灯柱,一旦遇到晚上,四周一片漆黑或下雨天,很容易发生意外事故。”

    刘秋兴

    刘秋兴:已向市政局反映


    拉杭新村村长刘秋兴告诉《中国报》,他每天都有巡 新村,早已知悉路洞的问题,并已向芙蓉市议员嘉米拉反映此事,后者已直接让芙蓉市政局记录在案。

    “我上周发现新村有数个村屋如门牌300、199、234、185和63,皆面对水管破裂的问题,马上拨打森水务公司热线作投诉。”

    他说,根据该局官员回应,新村有两处水管破裂,其中一处就是路洞地点,发生在马路上,其他则是驳接水管问题。

    “据我向水务局了解,铺路延迟主要是修好水管后几天皆下雨,加上是管制令,委任的承包商才没有即时铺路。”

    无论如何,他周日到场视察时,发现路洞越陷越深,马上在路洞前后安置三角锥和拉起警戒线,以提醒村民和外来的用路人,避免发生不必要的交通意外。

    他也吁请村民如在新村发现危及人命的民生或社会问题,可以第一时间联络他本人016-6686311,他与村委会一定马上处理。

    “若是关乎村民性命财产的问题,我认为更应该全村人不分彼此同心协力,一起分工合作解决问题,就像全民共同抗疫般,不应再分这政府,那政府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