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州MCO◢外出处理燕屋投诉 农友被警截查中罚单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森州MCO◢外出处理燕屋投诉 农友被警截查中罚单

    (芙蓉9日讯)农友因燕屋防盗警铃系统作响被邻居投诉,欲前往农场关掉警铃,未料在距离住家8公里被警方截查,并以他没有贸工部(MITI)发出的批准信,向其开出5000令吉罚单!

    来自芙蓉园的农友林永盛(33岁),今日向龙城区州议员P古拿及行动党森州委会法律援助局顾问拿督AK达斯求助。



    林永盛(中)展示被警方开出的5000令吉罚单,左为AK达斯,右为P古拿。


    林永盛说,其燕屋农场位于芙蓉及波德申边界的甘榜丹那美拉,他于6月6日早上9时许,接获农场的邻居致电指燕屋警铃作响1小时,要求他尽快前往关掉。

    他说,他于早上10时许匆匆开车前往,却在芙蓉新城前往达城的曼斗英达路警方路障处遭截停检查,警员向他索取大马卡、驾驶执照及贸工部批准信。

    他说,贸工部批准信仍在申请未获批,于是他只交上大马卡及驾照,他试图向警员陈情因警铃作响影响邻居才前往农场,惟警员不听他的解释,直接向他开出5000令吉罚单。

    他也向警员展示早前曾到警局申请的批准信,惟不被接受。

    “警员指只负责开罚单予违例者,如果我有什么问题自己向卫生局官员求情。”

    他随后跟着警员的指示U转回家,无法前往农场关掉防盗警铃系统。

    他说,燕屋距离其住家24公里,自6月1日全面封锁行动管制令至6日,他一直留在家中,当天仅因燕屋防盗警铃作响,严重影响到附近邻居,才会要到农场处理。

    “这一年余的疫情期间,农友找吃已很辛苦,不能跨州跨县导致收入大大减少,我要负责家庭的大小开销,现在再接获5000令吉罚单,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强调,自己只因急事才外出,希望获得当局取消罚单。

    林永盛吁政府批准农友跨州跨县

    林永盛呼吁政府对农友网开一面,让农友可在向执法单位展示拥农地的资料及文件下,获批准跨州跨县到农地劳作。

    他说,他及友人有多个农地在芙蓉县以外,管制令不允许跨州跨县,让他们不能前往农地劳作,导致农作物不获照顾及损坏,毁掉农友的心血。

    他指出,自己的燕屋在去年不允许跨州跨县期间,曾有小偷潜入偷走燕屋,让他蒙受损失。

    他也提及,自己身边一些从事种植榴梿、蔬菜的农友,因禁跨州跨县无法照料,农作物收成被偷,损失惨重。

    AK达斯:警方应行使斟酌权

    AK达斯指出,警员在此事件上理应使用斟酌权(kuasa budi bicara),听取当事人林永盛作出合理解释,让他前往农场处理急事。

    他说,事发当天是星期日,燕屋防盗警铃作响影响到邻居,当事人才在接获投诉后外出处理,并非故意外出;何况当事人已向贸工部提出申请,惟至今迟迟未获批准。

    “当事人被警员设置路障截停处,离开其住家8公里,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的说明,任何人可在10公里以内活动,警员当时只要指示当事人U转回家就可,何必开出5000令吉罚单?”

    他说,他将代表林永盛致函芙蓉警区主任、森州卫生局长要求重新考量及取消5000令吉罚单。

    P古拿说,行动管制令已过了一年余,国内很多民众都面对经济困境,警员在开罚单予违反标准作业程序的民众时,也应听取他们的解释,而非直接开出罚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