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空姐圆了妈妈的梦 转当飞机师圆满了自己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当空姐圆了妈妈的梦 转当飞机师圆满了自己

    (芙蓉12日讯)女儿当自强!不经意完成母亲儿时未圆的“空姐梦”后,自诩“男人婆”性格的何永溋勇敢踏出第一步,从空姐“晋级”飞机师,继续冲上云宵霄。



    出生自雪州梳邦,目前居住森州汝来新镇的何永溋(38岁)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就像许多小孩一样,小时候的志愿栏都填上“老师”、“警察”,但上了中学后逐渐意识到本身不是读书的料,就再也没有梦想任何“伟大”的志愿。

    她追述,犹记得当年完成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之后的第二天,她马上奔向住家附近的商场觅职,深怕自己在家待多一天时间,就会花掉父母更多钱。

    拥有海陆空工作体验的何永溋,自称最爱云层高空的生活和工作。
    拥有海陆空工作体验的何永溋,自称最爱云层高空的生活和工作。

    何永溋当时就在商场担任销售员,不想再花父母的钱;然而21岁那年当上空姐,母亲原来是幕后推手。

    她笑称,母亲儿时的志愿是成为一名空姐,惟当年外婆对空姐的印象不好,妈妈只好就此作罢。于是母亲获悉有航空公司招聘空姐时,就把报名表格递给她。

    作为一名孝顺的孩子,纵使何永溋从没想过当空姐,却也乖乖到航空公司应征。

    一旦航空业陆续开放,何永溋便可继续翱翔于高空。
    一旦航空业陆续开放,何永溋便可继续翱翔于高空。

    “在我担任空姐之前,从来不曾乘搭过飞机,更没想过有一天会与航空业扯上关系,加上我的性格大刺刺的,身边朋友怎样也没法将我和空姐联想在一起。”

    她形容,自己就是个“男人婆”,通常就是一件牛仔裤、T恤走天下,衣橱里的裙子堪称屈指可数,可想而知,当获悉成功闯关当上空姐时,不仅身旁的朋友跌破眼镜,就连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在当上空姐后,除了完成母亲儿时未圆的“空姐梦”,也间接为她铺上当女飞机师这条道路。

    飞机师给人的感觉是酷酷的,但何永溋却是个笑容甜美的飞机师。
    飞机师给人的感觉是酷酷的,但何永溋却是个笑容甜美的飞机师。

    ◆ 当空姐后竟发现自己会晕机

    虽说当上空姐不在何永溋的计划中,却因着空姐这份工作,为她的人生开启了新篇章。

    何永溋说,除了曾经在陆地工作,她也曾在邮轮上担任销售员,然后当上空姐在“空中”工作,有了海陆空的工作体验,她才发现自己多么喜欢和享受空中生活。

    其实,早在担任空姐初期,何永溋发现自己原来有晕机的困扰。

    她说,由于任职空姐前从未乘搭飞机,所以她压根不晓得自己竟然会晕机,当时,为了保持仪态,即便感到头晕作呕,也会笑着忍着,到飞机舱的厕所呕吐。

    开朗的性格,让何永溋与很多空服人员都能畅所欲言。
    开朗的性格,让何永溋与很多空服人员都能畅所欲言。

    后来,为了不让自己在工作时呕吐,何永溋甚至在飞机起飞前不进食,尽量保持空腹。

    年复一年,岁月和习惯让何永溋克服了晕机的障碍,并开始萌生更长远的抱负,空姐的工作主要是服务乘客,但对于更多的空中知识,却未必能够理解。

    她说,当时曾经纳闷,为何飞往同样地点,有时需要4句钟,而有时需要5句钟?她曾向飞机师提出脑子里的疑惑,但他们的解释让她觉得复杂。

    为此,何永溋下意识觉得,如果想让自己的人生更进一步,不应止于空姐这份工作,于是下定决心报读飞机师课程,继续冲上云霄。

    因着母亲的推动,何永溋当上了空姐,并间接走上飞机师这条路。
    因着母亲的推动,何永溋当上了空姐,并间接走上飞机师这条路。

    ◆ 飞机师课程一点都不简单

    飞机师课程,就如常人所想一样,真的不简单。

    何永溋指出,即便她本身已是空服人员,却也申请了4次,才成功被录取为期两年的飞机师课程,在2015年,两年的课程学费就已高达20万令吉,幸好航空公司协助她向银行申请贷款。

    提起踏上飞机师课程的“坎坷”路,何永溋劝请时下少年不要小看一纸文凭,除非你永远不要踏上任何专业领域,否则还是乖乖考试,考到一张符合标准的文凭。

    她说,由于本身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仅考获4科C,非但无法进入大学,也险些成为她报读飞机师的绊脚石。

    何永溋痴爱着三万多尺高的天空景象,欲罢不能。
    何永溋痴爱着三万多尺高的天空景象,欲罢不能。

    “要报读飞机师课程,SPM考试至少须要5科C,而我却只有4科C,当时唯一的办法就是重新报考SPM的国语和历史。”

    何永溋觉得重新报考SPM那一年,似乎有些对不起父母,已经32岁了,却要重新读书,以至于那一年没办法继续在航空公司全职工作,收入受到影响,还连累年迈父母为她担忧。

    无论如何,尽管当时面对重重压力,却无阻何永溋想成为飞机师的梦想,除非她重考SPM之后,真的连C也拿不到,她才会放弃。

    庆幸的是,上天从来不会亏待努力的人,何永溋在重考SPM之后,成功获取就读飞机师课程的通行证。

    晴空万里的云层,像梦幻般美丽,这也使到何永溋想在高空工作到年华老去。
    晴空万里的云层,像梦幻般美丽,这也使到何永溋想在高空工作到年华老去。

    ◆ 面对疫情虽被逼停飞 何永溋希望一直飞到老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飞机师的路才刚刚起航两年,全球航空业便因受到疫情影响而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期,何永溋也因而被令停薪留职。

    在这期间,有些同行无奈离开这个领域,但热爱飞行生活的何永溋并无意离开航空业,更欣然接受停薪留职,陪伴航空公司度过难关。

    何永溋性格乐观,她说,中学时候就开始参加佛教组织团体,经常随行参与义工服务,但是21岁踏入航空业之后,每天都忙于飞行,没有了自己的时间。

    “这一次的疫情,航空业首当其冲,我就告诉自己,趁着这段日子好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所以投入慈善工作,待一切恢复正常以后,也许又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十多年来在云层高空飞行,每一天都看着不一样的景色,何永溋坚信,雨过天晴之后,她又可以翱翔高空,继续与美丽的晨阳和夕阳打招呼。

    “还未成为飞机师之前,前辈们就告诉我,就算是每天都在高空中,但是每一天看到的天空都是不一样的,现在我总算体会到大自然的神奇。”

    如今,何永溋晋升飞机师行列,经常在驾驶舱里看着千变万化的云层,见证着最早的太阳升起,以及夕阳落幕,让她在不知不觉中更爱天空、更热爱这一份工作。

    为了不影响飞行任务,航空公司已规定女飞机师仅允许每3年一次产假,因此与男友已有结婚计划的何永溋,也为自己的将来做好打算。

    “如果日后有了孩子,我们可能会把孩子交给家翁家婆照顾,因为我太喜欢这份工作,希望能够一直飞,飞到我老了,不能再飞……”

    何永溋:我太喜欢这份工作,希望能够一直飞,飞到我老了,不能再飞......
    何永溋:我太喜欢这份工作,希望能够一直飞,飞到我老了,不能再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