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戏院火灾◢ 【森州人头条】火魔包场金城戏院 空置逾年夷为平地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金城戏院火灾◢ 【森州人头条】火魔包场金城戏院 空置逾年夷为平地

    (芙蓉22日讯)空置逾一年的芙蓉金城戏院,今日凌晨遭火魔吞噬,昔日以5间单位组成的戏院,在熊熊烈火下化为废墟。

    火魔是于今日凌晨3时许,叩访位于克里斯南医生路的金城戏院,基于火势迅速蔓延,以致该戏院5间单位全被吞噬,仅剩空壳。




    (视频:本报 黄健伟)

    猛烈的火势,令整座建筑物陷入火焰中,并不时发出霹雳巴拉的声响。

    金城戏院是芙蓉早期的戏院之一,过后于1986年停业,该座建筑物随后出租,楼下单位出租予家私店和复印店;不过这些店铺已相继在逾一年前搬离,该建筑物至今已丢空超过一年。

    消拯人员积极灌救,以扑灭熊熊烈火。


    消拯员接获火灾投报后,赶抵现场灌救灭火。

    这起大火也波及芙蓉拿督阿都拉曼路“宾登街(Benteng Walk)”的小贩,烧毁小贩停放在金城戏院毗邻小巷的一排多个推车摊位、炊具及桌椅。

    早期闻名的金城戏院周四凌晨发生火灾,5间单位全被火魔吞噬,仅剩空壳。


    由于大火狂烧,许多同排商铺的商家接获消息后,也赶抵现场了解情况,担心单位被大火波及。

    金城戏院创办人吴上财的媳妇安妮接获消息后,也到场关心戏院的失火情况。

    消拯人员不断向失火单位喷水,以控制火势继续蔓延。


    许多上了年纪的商家及民众皆对金城戏院被无情大火,夷为平地,感到可惜,因为该戏院对他们而言有许多回忆。

    由于芙蓉新城戏院仍保留一些文物,森华堂主席黄俊棠今早也偕同导览员了解该单位的烧毁程度,尽管单位已成为废墟,但也被他们发现发现大门处有一个具有历史价值写着“新金城”的招牌。

    莫哈末依德利斯。

    ■消拯局主任:30分钟内控制火势

    芙蓉消拯局主任莫哈末依德利斯透露,消拯局是于周四凌晨4时零8分接获投报,随即派出消拯人员前往灌救,并在10分钟抵达现场。

    他说,芙蓉和芙蓉新城各派出4辆消防车,包括出动消拯云梯,以及28名消拯员,成功在30分钟内控制火势。

    位于克里斯南医生路的金城戏院5间单位,失火后陷入熊熊大火中。


    他说,失火的5间单位属于空置店铺,烧毁程度达致100%。

    “灌救工作仍在进行,以确保火苗被扑灭。”

    他说,消拯人员在灌救期间没面对救灾上的问题,而这起火灾也没有涉及人命伤亡事故。

    他说,失火原因尚在调查中。

    消拯人员出动云梯从高处灌救,确保火苗全被扑灭。

    ■杨先生(73岁,新大华茶餐室云吞面摊小贩)


    我是在同排的店铺做熟食生意,经营了30余年,凌晨4时许到芙蓉巴刹采购食材,准备开档时,接获金城戏院火灾的消息,因担心商铺被大火波及,当下什么也没买就偕同太太赶到现场。

    由于火势猛烈,我们还是担心火势会蔓延至其他单位,好在最后消拯人员成功控制火势。

    现在主要道路已被封锁,我只能再看情况,决定是否开档营业。

    金城戏院丢空约一年,原本的家私店已搬迁至同一排另一个单位营业。

    我对金城戏院有许多回忆,当年的戏票也只是40至65仙;这间戏院如今失火,我也感到可惜,芙蓉早期的戏院几乎没了。

    张毅龙(左起)、何赞助及新大华云吞面摊小贩(右)获悉金城戏院发生大火后,赶抵现场了解情况。

    ■何赞助(67岁,松龄有限公司东主)


    我是接获新大华茶室的小贩通知,才知道金城戏院发生火灾。

    因为我的店铺与失火单位仅相隔3个单位,担心大火蔓延波及商铺,我与太太马上出来探个究竟。

    我到现场时,火势还非常猛烈,直到亲眼看到火势受到控制,我才终于放心。

    该单位在一年前已丢空一年多;我小时候也常到戏院看戏。

    ■张毅龙(63岁,仁德药材店负责人)


    我居住在店铺已有50年,周四凌晨3时50分起床上厕所时,听到霹雳巴拉的声响,过后我走到天台查看,结果看到前一条街道的商铺发生火灾,而且已陷入火焰中。

    我于是致电向消拯局投报,然后再出来看失火的情况。

    虽然相隔一条街,因为火势太大,我也会担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