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州RMCO◢【森州人头条】疫情冲击学业 上门家教需求大增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森州RMCO◢【森州人头条】疫情冲击学业 上门家教需求大增

    (芙蓉31日讯)新冠肺炎疫情下,学子长时间上网课,造成课业严重落在后头,却无意中“带旺”上门家教,家长要求上门补习的询问率狂飙50%。



    经过一年的疫情洗礼,各个教育行业包括安亲班、幼儿园、补习中心都深受影响,即便许多教育中心在行动管制令(MCO)或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期间,将线下教育课改为线上进行,但是收入已大受影响。

    即便教育中心不至于因疫情而面临倒闭,但都在苦苦支撑,一些甚至被逼减少中心的教职员人数,或缩短教职员的工作时间,从过去的一天转为半天。

    据知,早前国家安全理事会宣布幼教行业和补习班、安亲班开放复课后,部分家长仍感不放心,只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半天,下午便带回家,由亲人看顾,避免长时间逗留在幼儿园。

    冼嘉慧相信,所有开放的教育中心将比父母倍感压力,必定做足标准作业程序(SOP)。
    冼嘉慧相信,所有开放的教育中心将比父母倍感压力,必定做足标准作业程序(SOP)。
    尽管幼教中心已复课,部分家长仍感不放心,只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半天,下午便带回家。
    尽管幼教中心已复课,部分家长仍感不放心,只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半天,下午便带回家。

    鉴此,一些中心的教职员在只能工作半天的情况下,兼职上门家教。

    此外,基于一些家长仍不放心把孩子送往人数较多的幼教中心,加上不少学生经过一年的疫情肆虐,成绩明显一落千丈,纷纷倾向聘请老师上门教导孩子温习功课和补习,无形中“带旺”上门家教。

    一些从事上门家教的补习老师受访时也坦承,去年开始确实多了许多要求上门补习的询问。

    部分家长仍不放心让孩子到幼教中心,因而倾向上门家教。
    部分家长仍不放心让孩子到幼教中心,因而倾向上门家教。
    由于教育中心减少教职员人数或缩短工作时间,也使到许多教师转为上门家教。
    由于教育中心减少教职员人数或缩短工作时间,也使到许多教师转为上门家教。

    ◆ 部分教育中心人员转当家教

    芙蓉幼儿园教师公会兼学仁科技幼儿园园长冼嘉慧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证实,确实有部份家长不放心让孩子到幼儿园上课,特别是幼儿学生。

    “因此,在学生人数不稳定的情况下,一些中心只好减少教职员人数,抑或缩短教师的上班时间,这些教师也因而转为上门家教。”

    不过,她认为,作为一个教育机构,它的目的不应该只是传授知识,同时包含培养孩子的良好品德、学习态度以及让孩子与其他人相处,融入社交圈子。

    她透露,尽管疫情崛起上门家教的风气,但随着疫苗登记和日趋稳定的疫情,也有不少家长开始为孩子寻找合适的幼儿园,尤其是5岁的幼儿。

    她以本身的幼儿园为例,早前疫情不稳定的情况下,一些家长原本已为孩子缴付订金预留学额,但开学后却没有把孩子送来,也没有给予任何知会。

    “就在我们开放学额后,意外发现也有一些父母开始为5岁孩子寻找合适的幼儿园,所以很快就填补了之前的差额。”

    她相信,长达一年的疫情,对普罗大众肯定带来一定影响,而许多父母在担忧新冠疫情之际,也产生不同的想法,有些已能接受新常态,让自己和孩子紧守SOP,在新常态下继续生活。

    冼嘉慧:有些家长已能接受新常态,让自己和孩子谨守SOP,在新常态下继续生活。
    冼嘉慧:有些家长已能接受新常态,让自己和孩子谨守SOP,在新常态下继续生活。

    ● 吴蔚婕(安亲班导师兼上门补习老师)

    我除了在安亲班任职老师,向来也有上门补习,基本上作业行程都已排满。

    在管制令到有条件管制令期间,真的突然多了许多家长要求上门补习的询问电话,估计多达50% ,由于我的补习行程已满,加上我只有晚上能够上门补习,所以都介绍予其他同行。

    我的补习学生有小学和中学生,在管制令时期都转为线上课程,但线上课程真的不比实体课程,所以当政府宣布有条件管制令时,许多家长都要求恢复上门补习。

    吴蔚婕:管制令时期,突然多了许多家长要求上门补习的询问电话,估计多达50%
    吴蔚婕:管制令时期,突然多了许多家长要求上门补习的询问电话,估计多达50%

    ● 陈嘉美(上门补习老师)

    去年突然的行动管制令,原本上门补习都转为线上补习。后来到了有条件管制令期间,许多家长都已经开工,但学校却还未开学。

    相信多数家长都无法接受孩子在家无所事事,所以也要求老师进行线上课程,之后更要求老师上门补习。

    这种情况特别发生在今年的小一和小二生身上,因为今年的小二生去年就读一年级,却似乎没在上课,而今年的小一生,去年6岁也没在上课,就懵懵懂懂上了小学。

    也许是很多家长都察觉到孩子的学习成绩实在落后太多,就算是如今恢复正常上课也无法补救,所以要求老师上门一对一恶补。

    陈嘉美:也许是很多家长都察觉到孩子的学习成绩实在落后太多,所以要求老师上门一对一恶补。
    陈嘉美:也许是很多家长都察觉到孩子的学习成绩实在落后太多,所以要求老师上门一对一恶补。

    ● 杨雪芬(上门补习老师)

    由于我向来已经是一星期6天都有上门补习,所以疫情期间接获要求上门补习的电话询问,都介绍给其他同行。

    其实在有条件管制令期间,很多父母都已经要求我上门补习。当然,我本身也觉得实体课确实比线上补习来得有效。

    去年的MCO到CMCO,对学生的学习成绩真的有很大打击,而学校老师向来也不容易兼顾那么多学生,这方面也确实无法责怪老师。

    所以,当家长发现孩子的成绩似乎追赶不上,都会寻求老师上门一对一补习,希望能够加强孩子较弱的科目。

    杨雪芬:当家长发现孩子的成绩似乎追赶不上,都会寻求老师上门一对一补习。
    杨雪芬:当家长发现孩子的成绩似乎追赶不上,都会寻求老师上门一对一补习。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