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管制◢ 生意大跌 还要支付5令吉监管费 芙巴刹楼上业者吁政府帮帮忙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行动管制◢ 生意大跌 还要支付5令吉监管费 芙巴刹楼上业者吁政府帮帮忙

    (芙蓉8日讯)芙蓉大巴刹小贩为日收5令吉监管基金仍争闹不休,基于生意惨淡,楼上业者疾呼州政府或市政局,接管巴刹监管工作,别加重小贩的负担!

    芙蓉大巴刹楼上的小贩,包括洋货摊、水果摊、蛋类摊、鞋摊、熟食摊小贩,今日集体反映面对生意大跌的困境,每天生意皆蒙受亏损还要缴付5令吉监管基金予芙蓉公市贩商公会,令他们无所适从。

    其中洋货摊小贩对缴费反映不满的声浪,他们申诉,自3月18日政府宣布实施行动管制令,巴刹洋货摊因属于非重要的领域而无法开业,直至巴刹因新冠肺炎病例关闭后,少部分业者最近才复工。



    芙蓉大巴刹楼上业者因面对生意惨淡,对于每天需支付5令吉监管基金而表达不认同。
    芙蓉大巴刹楼上业者因面对生意惨淡,对于每天需支付5令吉监管基金而表达不认同。
    巴刹楼上的营业时间与楼下不一致,业者申诉,每当楼下摊位结束营业后,已很少访客上楼。
    巴刹楼上的营业时间与楼下不一致,业者申诉,每当楼下摊位结束营业后,已很少访客上楼。


    小贩反映,巴上楼上约有200个洋货摊位,目前仅约20摊开业,生意大不如前,其余的摊位业者因没有生意,同时也为避免每天缴付5令吉增加成本,选择至今仍不复业。

    小贩呼吁州政府伸出援手,让已陷入水深火热的小贩无需为增加的费用苦恼,承担监管巴刹标准作业程序的开销。

    提到巴刹楼下营业时间是直至中午12时,而楼上开放至下午2时,业者希望能划一巴刹楼上及楼下的营业时间至下午1时,否则巴刹在中午后就陷入寂静,楼上的业者根本没有客源。

    宋亚烈
    宋亚烈

    ◆宋亚烈(洋服摊业者,65岁)

    至今洋货摊只有20个摊位复业,生意已不好,每天还要缴付5令吉,当局应该有商有量,收少一些让更多摊位有能力做生意。

    业者已感到很辛苦,除了一个月要120令吉租金,如今还要付150令吉的监管基金,这比租金更高。

    每当楼下摊位于中午12时结束营业后,楼下便告一片漆黑,还有谁要上来楼上光顾?我们要求楼下及楼上应该统一营业至下午1时。

    州政府应该协助我们,不要再加重我们的负担,而且我们也无法享有州政府发放的援助金,市政局只豁免3月份及4月份租金,如今的行动管制令展延至8月31日,小贩已感到日子难过。

    在开业后,虽有一些生意,但仍属亏本,除了每天要给5令吉,还要计算伙食、电费及租金成本。

    楼上的看守员每天可获得80令吉,所有摊位每天需缴费来支付他们的薪水。

    管建方
    管建方

    ◆管建方(洋服摊业者、芙蓉小贩同业商会主席)

    在疫情期间很多经济活动已逐步开放,洋货毕竟不是必需品,新常态生活已让人民减少外出,洋货业的生意也将面对长时间的严冬。

    售卖食物、蔬菜、肉类这些必需品尚可保持生意量,洋货摊如今可说是仅能维持成本,收入都是用在应付日常生活,而不是赚钱,每天还要付5令吉,的确是沉重负担。

    芙蓉大巴刹既然是政府建物筑,政府有责任保护我们,收取监管金的单位亦不是来自政府,而是由公会组织收取,这使很多商贩不认同。

    在面对生意打击之下,政府已体谅我们豁免2个月租金,不应要我们付更多费用,应多方面支持与体谅。

    ◆陈利(鞋摊业者,75岁)

    3月18日至今都没有开店做生意,人流量很少了,就算开店也没有生意。

    我与其他兄弟家庭合计共有3个摊位,每天开业的话,总共就要付15令吉。

    随着政府延长行动管制令至8月31日,看来也很难做生意。

    刘彩珍经营的洋货摊,自3月18日开始已没有开店。
    刘彩珍经营的洋货摊,自3月18日开始已没有开店。


    ◆刘彩珍(洋货业者,63岁)

    90%的洋货摊没有开店,尽管现在已允许开业,但每天未有生意就要交5令吉,洋货不像食物是必需品,生意已很难做,却要给同样的5令吉费用。

    如果有生意,我愿意付费,但疫情发生后,少有人上来巴刹楼上的洋货摊位。

    政府已宣布可以跨州,今天我到来巴刹探看情况,我已近3个月没有开店,目前仅依靠孩子给一些零用钱。

    为何州政府不接管巴刹维持标准作业程序?政府应该照顾我们,我们没有获得援助金,州政府宣布的300令吉小贩援助金,我们无法申请。

    陈宥发
    陈宥发

    ◆陈宥发(大炒业者,63岁)

    自3月18日开始已休息,订于本周四(11日)恢复营业,政府宣布行动管制令延长至8月31日,如果5令吉还收到那时候,时间太长及不合理。

    每天未开档做生意就要给5令吉,无疑加重小贩负担,已让许多贩商大吐苦水。

    虽说如今生意不好,周四我还是会开始做生意,若不复业,租金及水电费都要照付,政府只豁免3月4月租金,接下来的租金及水电费还是要靠工作赚取。

    许礼叠:每天饱受投诉,有理事反映不要做监管工作了。
    许礼叠:每天饱受投诉,有理事反映不要做监管工作了。

    许礼叠:经常被谩骂 公会也想早日结束监管任务


    芙蓉公市贩商公会主席许礼叠指出,监管大巴刹作标准作业程序是芙蓉市政局委任该会执行,公会理事很期待能早日结束任务,而直至总结帐后,公会将使用余额购买口罩回馈商贩。

    他说,每个摊位日收5令吉不是作为公会的收入,而是要支付17名警卫团及工作人员的薪金,为了每天收取5令吉,理事每天饱受投诉及谩骂,当中也已有理事无法忍受而表明不要做了。

    “我们期待6月9日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届满,就可以无需承担维持标准作业程序的工作,如今再度延长至8月31日,我们在等待州政府的新指令,是否实施全面开放而无需进行巴刹的监管工作。”

    他指出,公会可以放下日常维持的工作,并建议让巴刹每一个摊位自行管理标准作业程序,届时每个摊位都各自准备探热器及访客簿。

    芙蓉公市贩商公会接管芙蓉大巴刹标准作业程序后,因向每个摊位日收5令吉,引发小贩的不满,并认为应由州政府承担监管开销。
    芙蓉公市贩商公会接管芙蓉大巴刹标准作业程序后,因向每个摊位日收5令吉,引发小贩的不满,并认为应由州政府承担监管开销。


    他披露,基于该会与政府仍在配合作业程序,所以公会需履行任务至最后,直至完成及总结帐,公会有意使用余额购买口罩给巴刹贩商,口罩是贩商在日后都可继续使用的防疫品。

    “公会无法减少收取5令吉的费用,一旦降低收费,就无法维持每天所需要支付的逾1000令吉开销,警卫团的津贴从上午6时至中午12时为60令吉,楼上因为营业至下午2时,而每日津贴80令吉。”

    他说,现有的人手不能削减,除了正门、直通巴刹楼上的出入口、维持进入巴刹的排队秩序,有些摊位因人流量多,也需有人驻守维持距离。

    他提及,大巴刹每日的访客平均逾1000人,加上贩商及员工,每天有2000多人在大巴刹流动。

    张聒翔:将协助贩商推动网络宣传。
    张聒翔:将协助贩商推动网络宣传。

    张聒翔:有意在面子书直播 协助巴刹业者

    森州行政议员张聒翔指出,他与森州行政议员陈丽群有意通过网络宣传,例如以面子书直播号召,协助巴刹楼上洋货店业者。

    他说,在新冠肺炎行动管制令期间,州政府体恤贩商遭受的冲击,在新常态之下,各行业也需应变求存,希望商家共同配合,既然在巴刹做生意,都是一家人,应一同把生意搞起来。

    “自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以来,州政府一直在配合大巴刹贩商及尽力解除贩商们的难题,巴刹楼上延长营业时间也是应贩商的要求,如今我们也主动通过网络宣传协助业者。”

    他指出,6月10日启动的复苏期行动管制令,很多行业可恢复昔日活动,很多限制都会放宽,州政府将作出调整,目前正等待最新的标准作业程序。

    他说,在管制令期间,各行业都面对冲击,州政府在设法照顾每个人的安全之际,也以各种措施协助巴刹小贩,包括豁免芙蓉大巴刹小贩两个月的租金,都是对巴刹小贩的一分关心,

    他披露,为减轻监管负担,巴刹外人潮排队区,也是由市政局供应帐篷,此外,在巴刹入口处,也设立了自动测温器。

    大巴刹设有约200个洋货摊,但开店做生意仅有10%。
    大巴刹设有约200个洋货摊,但开店做生意仅有10%。
    大巴刹熟食摊位恢复堂食后,桌位也有限制,登门堂食的顾客也很零星。
    大巴刹熟食摊位恢复堂食后,桌位也有限制,登门堂食的顾客也很零星。
    大巴刹楼下在午后已逐步进入寂静,访客已很少。
    大巴刹楼下在午后已逐步进入寂静,访客已很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