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卷风卷走屋顶 灾黎形容“好像灾难电影般”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龙卷风卷走屋顶 灾黎形容“好像灾难电影般”

    (芙蓉14日讯)“龙卷风卷走我家的屋顶。”



    本月12日傍晚5时许,许多上班族陆续下班开车回家,不料甫进家门,赫然发现家里如同灾难片般,似刚经历过一场风灾蹂躏,不但厨房屋顶整大块不翼而飞,房间屋顶也遭不明硬物击穿,四处漏水,导致屋里的各种家具如床垫、沙发等,全浸泡在夹着泥土的污水中。

    (本报陈梧源摄)

    广东山花园灾黎廖月珠(65岁),把这次的怪风形容成龙卷风,她家里厨房的天花板,就像灾难电影那样,整大块被风卷走了。

    “现场目击者是我的儿子,事发时,厨房突传出‘彭’一声巨响,就好奇走近厨房,看见雨水像瀑布撒落在厨房,厨房的天花板已被吹走,地上全是屋瓦碎片和泥沙,满目狼藉。”

    廖月珠(左2)形容屋顶遭龙卷风卷走了,晚上可以直接赏月观星,右起是尹兆东、叶贤伟和吴勇汉。
    廖月珠(左2)形容屋顶遭龙卷风卷走了,晚上可以直接赏月观星,右起是尹兆东、叶贤伟和吴勇汉。

    她说,她接到来电时正在医院照顾生病的丈夫,根本不敢告诉对方屋顶遭强风吹毁之事,怕对方再受刺激。

    “我虽然已做好心理准备,但从医院回来,还是被眼前的一幕震吓到,整个人也险些要晕倒。”

    廖氏的厨房上面秃顶,下面全是屋瓦碎片,一片狼藉。
    廖氏的厨房上面秃顶,下面全是屋瓦碎片,一片狼藉。

    她调侃说,在屋顶未修好之前,她与家人几乎可以直接躺在屋里赏月观星。

    她说,她与邻居现在是闻雨色变,毕竟屋顶还在抢修中,出事后,她与儿子及女儿都在大厅里打地铺,因为4间房的其中3间天花板皆被强风吹来的硬物击穿,根本无法住人。

    不超过一分钟的强风,凡走过必留下满目狼藉,屋顶毁损有如灾难片般。
    不超过一分钟的强风,凡走过必留下满目狼藉,屋顶毁损有如灾难片般。

    廖月珠指出,这次强风已不是其花园首次遭受风灾,以她的房子为例,这次是第三次惨遭风灾肆虐,也是毁损度最严重的一次,首两次的毁损只属小儿科。

    “当时只是迅速吹袭,厨房受到少许损坏,所幸获得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的协助。”

    这是尚未被吹走的“残渣”,但瓦板已被吹至扭曲,可见风力超强。
    这是尚未被吹走的“残渣”,但瓦板已被吹至扭曲,可见风力超强。

    吴勇汉:收集灾黎资料

    芙蓉市议员吴勇汉周三接获廖氏投报,马上赶到灾场查看,同行者有芙蓉国会服务中心代表叶贤伟及罗白区州议员周世扬助理尹兆东。

    他经过与灾黎协商后,同意灾黎们先自行找承包商抢修屋顶,事后再向当局索取紧急天灾援助金。

    房间的屋顶也遭硬物击破,无法住人。
    房间的屋顶也遭硬物击破,无法住人。

    他说,这次突发风灾已引起大臣、国州议员和市议员的关注,罗白区州议员周世扬已指示他,把这次受灾居民资料收集完整,以便申请紧急天灾援助金,协助灾黎抢救屋顶。

    “罗白区是这次风灾受灾最严重的选区,初步统计,单是屋顶遭风灾袭击的住户,已超过15家,包括广东山花园7家、繁华花园5家、钻石花园6家,还有受轻微波及的繁花花园组屋及翡翠岭等。”

    不知情者,还以为这屋子是没有屋顶的,真相是被强风吹走了。
    不知情者,还以为这屋子是没有屋顶的,真相是被强风吹走了。

    他说,这些统计只是屋顶受损,尚不包括其他的损毁,损失根本无法估计。

    他说,市议会需要受灾居民的配合,主动与他取得联系,有利于他收集灾黎和处理紧急天灾援助金的申请,联络处:罗白服务中心012-6813271。

    受灾灾黎受促向警方报案,与他联系时一同呈上报案纸及屋子维修前后的照片及维修费收据。

    广东山花园超过5间屋房惨遭风灾,不是屋顶被吹走,就是留下碎片。
    广东山花园超过5间屋房惨遭风灾,不是屋顶被吹走,就是留下碎片。
    咦?原本同排的住家,突然少了几块,都被强风吹走了。
    咦?原本同排的住家,突然少了几块,都被强风吹走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