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L今开跑 查询赴新巴士者少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VTL今开跑 查询赴新巴士者少

    (芙蓉29日讯)陆路“马新接种者旅游走廊”(VTL-Land)今日开跑,基于我国至今没有直通新加坡的巴士服务,前往芙蓉第一巴士终站询问前往新加坡巴士服务者,少之又之。

    一般上,搭客必须在柔州拉庆中央总站,转搭指定巴士入境新加坡;同样的,如欲从新加坡准备回国的大马人,也只能乘搭指定的巴士,从新加坡奎因车站前往拉庆中央巴士总站。



    (视频:本报 陈梧源)

    马新两国政府是于周一起推出VTL-Land,加强两地经济往来,方便我国与新加坡公民,包括永久居民及持有两地长期逗留准证者跨境,与亲人团聚。

    陆路“马新接种者旅游走廊”目前只限于巴士,而在此跨边境的便利下,两国人民也无需隔离。

    因为长巴至今仍不能出境,目前各巴士公司只能做本地路线的巴士生意。


    VTL-Land计划消息宣布后,至今也只有少数民众前往芙蓉第一巴士终站询问前往新加坡的概况。

    一般相信疫情依旧肆虐,很多人士考量个人安全因素,不敢贸然前往新加坡。

    自从我国迈入国家经济复苏阶段后,不少民众乘搭巴士跨州返乡。


    长巴公司负责人反映,即便马新接种者旅游走廊开通,但目前长巴仍无法直接进入新加坡,所有巴士只能到拉庆中央总站,乘客过后还需乘搭指定的巴士入境新加坡。

    芙蓉一些巴士公司代理受访时希望,疫情逐渐趋缓后,长巴能直通新加坡。

    目前不管是门市还是售卖长巴车票的网站,售卖的皆是本地各目的地的车票。


    不过,也有巴士公司代理认为,长巴不能直通新加坡,对他们不会有太大影响,因为在搭客不多的情况下,不开设直通新加坡路线,也许才能避免更多损失。

    此外,他们反映,过去两年因暂时不能出境,很多长巴已很久未上路,若要重新上路必须耗时及花上大笔维修或送检费。

    黄干生。

    ·黄干生(65岁,SE Express和SuperNice Express负责人)


    尽管周一起,推出陆路“马新接种者旅游走廊”,但目前我国长巴服务仍未获准进入新加坡。

    如果我国长巴能直通新加坡,到时我们也会开始在柜台及网站上售票。

    迈入经济复苏阶段后,偶尔还是有人前来询问前往新加坡车票的详情。

    过去开往新加坡的长巴每天有3至4趟次,疫情来袭后这些巴士服务已暂停至今。

    由于不能出境,过去两年长巴的终点站只是到柔佛州。

    艾比。

    ·艾比(SE Express和SuperNice Express代理)


    尽管马新接种者旅游走廊开通,但是目前长巴仍无法直接进入新加坡,所有搭客只能到拉庆中央车站,过后再转搭巴士进入新加坡。

    随着各领域逐步开放,从9月起前往乘搭巴士前往拉庆中央车站的乘客较多些。

    从去年3月18日我国落实行管令至今,已暂停直通新加坡的长巴服务。

    希望政府过后能等来宣布大马长巴服务,能直接驶入新加坡的消息。

    哈伦。

    ·哈伦(62岁,Transnasional巴士公司长巴车票代理)


    由于长巴仍未允许直接开往新加坡,因此巴士服务只能达到拉庆中央车站。

    从去年3月18日起,长巴服务只在各州属川行,无法出境。

    近日并没有民众前来询问新加坡车票概况,相信很多民众仍担心冠病及个人安全。

    芙蓉第一巴士终站挥别行动管制令时期人烟稀少,如今逐渐恢复“人气”。


    过去,我们有10辆长巴前往新加坡,每天会有5趟次,当中60%的乘客是直接入境新加坡,可是在疫情肆虐下,出境的巴士全部喊停。

    由于很多长巴太久没上路行驶,若过后重新上路,还需要一笔庞大费用维修。

    一般送检维修需要2周或更长的时间,每次的维修最低介于2000至3000令吉,另外还要送往电脑验车中心(PUSPAKOM)验车。

    彦蒂。

    ·彦蒂(KPB Express负责人)


    虽然政府已宣布推出陆路“马新接种者旅游走廊”,但我国巴士依然只能到拉庆中央车站,搭客必须再转搭指定的巴士入境新加坡。

    目前长巴直通新加坡仍未开启绿灯,对我们而言并没关系,因为现阶段只允许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回乡,游客一律不能入境。

    在载客量少的情况下,维持现状才能避免巴士公司的损失。

    许多民众拎着打包小包,准备回乡探亲。


    举例,一辆可容纳30人的巴士,或许只有5%人前往新加坡,加上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只是每周或每两周回乡,而且为了节省车资,大部分人皆会从芙蓉搭巴士前往拉庆车站,过后再转车进入新加坡。

    因为从芙蓉直通前往新加坡的巴士车票是60至70令吉,而芙蓉到拉庆车站只需35令吉,所以并非很多人愿意搭直通巴士。

    冠病检测费昂贵,也是很多人不愿意花费大笔开销再回乡的原因。

    疫情肆虐以来,民众若要出游,基于安全考量皆会选择自驾游,乘搭巴士少之又少,现在只能靠学生及外劳乘客的生意。

    过去,我们每天共有6趟次巴士前往新加坡,但自从疫情来袭后,至今已没有巴士出境到新加坡。

    由于很多巴士已很久未行驶,导致长巴问题一箩箩,日后重新上路又得花钱检查维修,如今很多长巴停泊的地点已长满野草。

    久未上路的长巴最常面对的问题是引擎或冷气损坏,必须花费庞大资金维修,这也促使巴士公司一再面临损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