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家修叙说昔日情怀 见证老戏院盛衰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邓家修叙说昔日情怀 见证老戏院盛衰

    (芙蓉9日讯)传统戏院落幕,昔日情怀依旧!



    在50、60年代,戏院裡大荧幕的电影故事,曾经为无数的家庭带来欢笑、泪水、惊心动魄或浪漫的场景,纵然老戏院已经如电影般下画,戏裡戏外,依然有说不尽的故事。

    邓家修从小热爱看电影,踏入社会也在戏院工作直至退休。

    曾在传统戏院任职25年的邓家修(67岁),于70年代至90年代见证了传统戏院的盛衰,他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提供许多私人珍藏,尤其是电影海报,都是经典之作。让人回味的不只是电影,也牵动了老戏院那些年的集体回忆。

    邓氏从小学开始喜欢看戏,学生时代常往戏院跑,1972年中学毕业,两年后竟在机缘下在芙蓉奥迪安戏院上班,从事助理兼广告设计。

    国泰机构旗下的芙蓉宝石戏院,主要播映中文影片,在90年代初仍可见热闹的盛况。

    他说,那年代,戏院主要属于两大巨头,国泰机构或者邵氏机构,他工作所属的戏院皆为国泰机构旗下奥迪安戏院(ODEAN)及芙蓉宝石戏院(RUBY),国泰机构的总部设在新加坡,由陆佑之子陆运涛创办。

    他从最初广告设计担任至副经理,曾在1991年被派到马六甲国泰戏院升任经理,后来调回芙蓉宝石戏院担任经理至退休。

    戏院需要多样化的宣传工具,除了媒体宣传、传单, 还有流动播报车。

    “学生时代我就喜欢看电影及收集电影宣传单,而且对广告设计很有兴趣,就这样进入这行业,从1974年至1999年,经历长达25年的电影院生涯。”

    他忆述,宝石戏院大多数是放映华语、粤语影片及印度片,奥迪安戏院多为英语片,本地马来片及印尼片。

    “这两间戏院都是在1964年开幕,奥迪安戏院是1月5日,由国泰机构董事长陆运涛亲临开幕;宝石戏院在1月9日,由时任森州最高统治者端姑慕纳威主持开幕。”

    配合电影的上映,戏院外也设置吸睛的大型宣传广告牌,70年在芙蓉奥迪安上映“大灰熊”,造势宣传非常抢眼。

    ■奥迪安戏院马来戏很卖座

    邓家修指出,奥迪安戏院的马来戏很卖座,特别是在白天时段下午1时、3时、5时及7时皆满座,反而是晚上9时没有人,这是因为观众是从郊区地方搭车到来芙蓉,例如从日叻务远道而来, 皆因芙蓉比小地方放映的电影换画比较快。

    他披露,奥迪安戏院共有845个座位,在70年代,最靠近萤幕的前3排座位,票价65仙,接著的10排座位(二号位)1令吉,距离屏幕最远的座位(一号位)售1令吉40仙,楼上票价2令吉30仙,特别位(楼上)后期到了80年代,楼下一律1令吉40仙,楼上保持2令吉30仙。

    他说,当时65仙的戏票比较容易售出,随时可以跳去二号位坐,更节省,他想起学生时代在英舞罗戏院有40仙的戏票,还要带手巾绑座位,因为是先到先坐;最舒适的是奥迪安戏院,全部都是有坐垫的座位,而宝石戏院楼上座位有坐垫,楼下座位皆是板椅。

    配合播放大片“星球大战”,戏院的宣传布置都充满了电影的氛围。

    ■每张戏票需付娱乐税

    邓家修透露,戏院每张戏票都需缴付娱乐税给政府,比如1令吉就需付25仙娱乐税,1令吉40仙戏票抽取45仙,2令吉30仙戏票的娱乐税被徵收55仙。

    他说,至于英文片是根据票房收入,片商与电影机构的利益分配是60:40 ,一些大片例如“占士邦”,片商抽取利润高达70至80%,所以戏院票价也肯定调整,楼下座位的票价从2令吉30仙调涨至3令吉。

    民众在过去可通过报章查阅戏院每日放映的电影及时段。

    “卖座影片例如周润发主演的港片‘赌神’,片商指定要某数额的分账,电影机构必须确保有高票房及收入。”

    他指出,每天晚上都要向总部汇报当日戏院收入,总部也决定安排每个月有哪些电影排期上映,不卖座的电影则需以其他戏来补位。

    他提及,英文影片若没有中文字幕,观众的反应一般欠理想。

    那些年的爱情文艺片,有没有勾起你的回忆?

    ■要有2放映机
    播戏不中断

    邓家修披露,戏院在播戏时有2部放映机,一部机完成放映后,另一部机接下去,一卷片需要20至25分钟才跑完,通常一套电影1个半小时(加上广告及预告片),通常是4至5卷片,因为每个电影胶卷只可播20至25分钟,接著就要换片。

    “因此,必须有3人轮流播放影片,每一次播放影片时,需有2人同时在场,以进行换片。”

    他说,戏院的上班制是从上午10时至晚上11时,像奥迪安戏院职员结构有经理、2位助理,3位售票员,另有6人为收银员及清洁工、3位播放电影操作员。

    邓家修的工作生涯都在戏院渡过,收集不计其数的电影宣传海报,每一份都能牵动他说出许多的故事。

    ■播戏最头痛停电

    传统戏院没有冷气设备,都是电风扇,最头痛是戏播映过程宣告停电!

    邓家修细诉戏院小故事时指出,每当发生停电事故,全戏院的观众就要坐著等,此时管理层就拨电给电供局,如果过了1个小时,依然无法恢复电源,就要决定退款,还是以一场戏来取代,这些都需请示总部。

    此外,他指出,戏院也会使用各种方式宣传新片上映,尤其奥迪安戏院,因为位置不在市中心的范围,他们就会通过沿户派发传单、在媒体打广告或用播报车,通知民众有新片即将上映,他偶尔也参与涂写戏院广告。

    他记得,戏院是一个星期只播映一套戏,订在每周四换新片上映,此外,周六半夜场也将率先播放新戏,从晚上11时30至凌晨1时。

    他指出,在他学生时代至进入戏院工作前两年,每逢星期天早上11时,将放映一场电影是平价早场,票价分为三号位及二号位65仙,一号位1令吉,特别位1令吉40仙,放映的片子是第二或者第三次重映,反应依然叫座。

    他说,直至1976年改为每逢周六半夜场的影片,星期天早上11时加场,票价就没有特别价。

    採用70公厘直径胶卷的影片是大银幕,音响素质佳,这类影片都是叫好叫座,芙蓉只有奥迪安拥有可放映70公厘胶卷大影片的器材。

    ■在戏院工作有满足感

    经历传统戏院最繁盛的时期,也随著电影院技术转变,邓家修见证了传统戏院被时代淘汰 ,他指出,现代电影院发展到集合几间戏院,影片的选择更多元化,不像传统戏院,只有一个屏幕,民众需等一部戏下画才可看新戏。

    他举例,当年成龙主演的电影,需要在戏院上映3个星期,所以民众需要等播完这部戏才有机会看新戏。

    “国泰机构旗下院线除了芙蓉,在日叻务、瓜拉庇劳及淡边也有小型戏院,当年邵氏与国泰两大机构各自在全国拥有60多家戏院。”

    他提及,国泰机构创办人陆运涛在1964年6月,不幸在飞机失事中逝世,后由他的妹夫朱国梁继承。

    热爱看戏的他,觉得能在戏院工作让他很有满足感,他回忆起戏院最煇煌的时代,由70年代至90年代,国泰院线发行影片计有1972年李小龙主演的唐山大兄、1973年精武门、猛龙过江;1976年至80年国泰院线发行的影片进入秦祥林、甄珍、林凤娇、秦汉、林青霞时代,包括秋诗篇篇、一廉幽梦、好女十八变、女朋友、婚姻大事、女记者。

    “1975年许氏三兄弟出品由许冠文,冠杰,冠英主演;1975年鬼马双星、1976年天才与白痴、1977年 半斤八两,1979年 卖身契,全部由国泰院线上映。”

    他说,成龙从1978年蛇形刁手成名,1979年龙拳、1980年 师弟出马、1983年 五福星、1984年A计划、1990年的超级警察是在马来西亚拍摄;嘉禾出品,国泰院线上映的影片有1977年温拿与教父 、1978年追赶跑跳踫 、1979年赞先生与找钱华、杂家小子、1984年人吓鬼。

    他披露,奥迪安戏院上映经典英文片包括音乐之声(Sound of Music)、十诫(The Ten Commandments),金谷龙虎会(Mackenna’s Gold )、十二金刚(The Dirty Dozen)、壮士雄风(Where Eagle Dare )、宾汉(Ben Hur)、1977年星球大战( Star War)、猫王( Elvis The Movie )、帝国反击战(Empire Strike Back)、第一滴血(First Blood)则是蓝波英雄人物的诞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