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继父借大耳窿 连累华女饱受骚扰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森州人 ChinaPress

    前继父借大耳窿 连累华女饱受骚扰

    (芙蓉7日讯)前继父在外借贷,连累继女遭大耳窿追债!

    社交媒体面子书最近疯传多则芙蓉大老千借钱不还帖文,其中一则还指向一名年轻女子,指“两父女一起出来做老千”,女事主不堪频频接获大耳窿追债,生活备受干扰,今日通过亚沙国会议员谢琪清现身说法。



    (视频:本报 陈梧源)

    来自芙蓉的颜慧姗(29岁,从事直销工作)披露,其母亲与父亲离异后,于2018年12月与一名在教会认识的男子王启明(现年49岁,来自沙巴山打根)注册结婚。

    她说,半年后母亲因患癌逝世,前继父仍住在家中,直至与另一名女子注册结婚后,于2020年9月迁离芙蓉,回返家乡山打根。

    饱受大耳窿追债的姐妹颜慧姗及颜慧雯(左3及4)现身说法,声明与前继父王启明毫无关系,左起为芙蓉市议员李汉强、国会议员谢琪清。


    她指出,最近两个星期开始有人在面子书发帖追债,还上载以前母亲在世时,一家人的生活照,包括上载她的个人照指她为老千,而她在4月4日开始,接获信贷公司催促还债的短讯。

    “对方要我还1800令吉,首期先还30%即550令吉,余款分期8个月,每月还160令吉,我向对方索取借据及户头号码,但对方要我先还清款项。”

    其中一组大耳窿发信息向颜慧姗追讨债务的对话内容。


    她申诉,前继父王启明在借款时的身分证住址,是她们位于芙蓉新城的住家地址,而她的电话号码也被提供给大耳窿,指明她是借款人的女儿。

    她说,大耳窿还威胁说,她的家会有大麻烦,她告诉对方已备案,但对方一点都不怕,还回应若不还钱,其住家所有人都要叫警察来顾了。

    “自从前继父迁走后,他们已没有联系,也拉黑了他们一家人的联系方式,包括面子书及手机应用程式的联络。”

    她声明,他们一家与前继父已毫无关系,大耳窿应该到沙巴追讨债务。

    前继父欠债造成女事主一家人受牵连,过往的家庭照片被上载到社交媒体。

    ◆ 深夜接获骚扰信息


    自从无辜被追债,颜慧姗经常深夜饱受追债信息骚扰,以致因恐惧与压力而失眠。

    她在记者会上哽咽说,一连串追事件使她倍受压力,追债信息一般在晚上11时发来,也曾在凌晨5时传来信息,最近还有陌生帐号在面子书要求加为朋友。

    她指出,有两组的追债电话在了解情况后已没有找她,目前还有一组号码仍对她纠缠不清。

    她提及,王启明已多次更换身分证地址,把地址转到她的住家是第7次更换,唯他已经搬离芙蓉住家一年。

    陪同妹妹出席记者会的颜慧雯(32岁)申诉,大耳窿不断的恐吓行为已让她们不安,大耳窿应当向欠款人追付,不要再牵连她们一家人,而且前继父与她们已毫无关系。

    现年49岁的王启明,据说身在东马沙巴。

    ◆ 谢琪清促借贷公司找对欠债者

    亚沙国会议员谢琪清强调,借贷公司不应影响与借款活动毫无关系的人,谁借谁还,应找对的人还钱。

    他说,如今女事主已挺身证明她们与欠债事件毫无关系,不应再受牵连及继续干扰她们的生活。

    “我已劝事主周二再次报案,包括把报案书交给住宅区保安亭,以对前往该住家的人士特别留意。”

    另一方面,案中的借款者过去曾有吸毒犯案的记录,出狱后积极参与服务工作,也曾因改过自新接受报章访问。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