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路漫漫系列◢(中篇)网课教学与指导 家长教师压力山大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网课路漫漫系列◢(中篇)网课教学与指导 家长教师压力山大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除了拖垮整个市场经济,也对许多家庭包括父母和孩子展开疲累的精神轰炸,特别是孩子的课业被耽误、沉溺于电子产品,无法线上教学的教师。更惨遭沦为外界冷嘲热讽的对象。



    据知,除了国内一线城市的多数学校在3月MCO期间便采用线上教学,其他二、三线城市和郊区学校,多数没能展开线上教学,各科教师多是通过WhatsApp群组发派功课,由家长担任教师角色。

    那些需要变身“超人”在家办公、兼顾家务和孩子功课的家长,抑或本身无法胜任教学“工作”的家长,因而怨声载道,甚至迁怒于教师,并一竹竿打翻整船人,直指教师白领薪水。

    疫情期间,制作精油扩香也成了陈佩茹孩子的喜好。
    疫情期间,制作精油扩香也成了陈佩茹孩子的喜好。

    如此不堪的批判,对一些真正心系教育的教育工作者来说,无疑造成心灵创伤。

    据悉,很多教学经验丰富的学校教师并非不愿线上教学,而是根本不晓得如何使用科技线上教学。

    疫情期间,许多教师被迫硬着头皮学习新科技之际,却还得面对外界的批判浪潮,致使一些教师因此产生无形的心理压力。

    学钢琴的妹妹,疫情期间也经常在家教哥哥弹琴。
    学钢琴的妹妹,疫情期间也经常在家教哥哥弹琴。

    庆幸的是,在MCO的前车之鉴下,今次的CMCO使到多数的教师都对线上教学表现得驾轻就熟,加上学生还能协助备课,在线上展开互动,使教师更能专心地线上教学。

    无论如何,尽管许多人看似已适应新常态,却仍然希望疫情尽快成为过去,让生活回归正常,恢复人与人之间能有肢体互动的时代。

    陈佩如的两名子女都喜欢下棋,疫情期间经常下棋度日。
    陈佩如的两名子女都喜欢下棋,疫情期间经常下棋度日。

    ● 范玉馨(38岁),职业妈妈

    本身育有两名10与12岁的孩子,觉得今年真的是非常挑战的一年。

    虽然我过往的工作时间和地点自由,可在家完成工作,然后今年因疫情而展开两次的行动管制令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致使学校被迫关闭,孩子只能留在家里。

    孩子在家,也导致家长必须张罗他们一天三餐,甚至五餐,影响在家办公。

    这段日子真的很烦恼,工作、家务、孩子的功课,真的很疲累。

    MCO期间,学校尚未进行线上教学,教师们又每天发送一大堆功课到家长的WhatsApp群组,无形中加重父母的工作负担。

    庆幸的是,当学校开始执行线上教学后,疫情的生活才渐入平稳,至少家长无须再面对孩子的WhatsApp功课群的负担。

    学校启动线上教学,固然减轻一些家长的工作量,却也为一些经济欠佳的家庭加重经济负担,被迫购买手机、电脑或平板电脑,还需安装网线和数据。

    疫情展开在家上网的“长假”,也让很多孩子更加沉溺于手机。

    对于孩子们每天机不离手,真的感到很焦虑烦躁,却也觉得无奈,本身需要在家办公,加上疫情期间孩子也无法外出跑动,他们似乎除了玩手机,也没有其他消遣。

    我能理解孩子的心情,当做完功课时就变得无所事事,如果手机也不能玩,那他们还能做些什么?

    范玉馨:当孩子做完功课时就变得无所事事。
    范玉馨:当孩子做完功课时就变得无所事事。

    ● 陈佩如(43岁),职业妈妈

    由于公司附近频频传出新冠肺炎病例确诊,我被逼在家办公。

    本身育有两名7岁和10岁的孩子,3月至7月的行动管制令期间,我不仅要在家处理一大堆公司文件,还要扮演教师的角色,督促和教导孩子做功课,因为教师把所有功课都发送至家长的WhatsApp 群组。

    尽管在家同样可以完成工作,但始终觉得在公司上班的效率更好,因为本身居住地方面对网线问题,导致无法在电脑前快速完成工作。

    而且,在家办公没有办公室氛围,加上一些文件可能未输入电脑,需要拨电询问或再度开车到公司,以致在家办公显得较为麻烦。

    由于3月的MCO期间,校方没有安排线上教学,孩子的学习进度明显受到影响。

    这次的CMCO,学校有部分教师开始使用线上教学,效果看似不错。但由于家里的网线问题,所以当两名孩子上课,我只能暂停手上的工作。

    MCO至CMCO期间,为了避免孩子太长时间接触3C产品而影响视力,我让两名孩子一同动手制作精油扩香石、烹饪和弹钢琴作为消遣。

    加上,两名子女都喜欢下棋,除了参与线上象棋班之外,兄妹俩也会在家下棋度日。

    陈佩如:在公司上班的效率更好。
    陈佩如:在公司上班的效率更好。

    ● 芙蓉培华小学校长兼森州华校校长职工会主席龙思岑

    2020年对很多教师和学生来说,是迈入崭新教育模式的一年,在这段日子以来,一些教师甚至因而面对很大的心理压力。

    像我们这些“老家伙”平时都不怎么了解科技,一时间被迫必须采用科技教学,真的是非常吃力。

    本身不谙科技网络,但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全校教师包括本身在内,都得硬着头皮接受培训、学习线上教学,如今也总算能对google classroom教学驾轻就熟。

    早在今年1月,政府已经安排学校的资讯组教师进行google classroom教学培训,以便有关老师回校培训其他教师。

    讵料,培训还未开始,3月便进入行动管制令,也让师生们感到手忙脚乱、措手不及,一些教师还面对线上教学的心理障碍。

    庆幸的是,在校方与家教协会的配合下,教师都成功克服心理障碍,而且逐步学习线上教学的技巧,顺利进行视讯教学,并取得不错的效果。

    就算是被认为不容易进行指导的作文科,教师们也掌握有效的教导技巧,因此学生们在7月复课时,可以顺利跟上课业步伐。

    在7月之前的MCO里,教师们通过视讯教学、交代功课,就像平时上课一样,所以复课后可以顺利继续未教的课业。

    龙思岑:一些教师在疫情下心理负担大。
    龙思岑:一些教师在疫情下心理负担大。

    ◆ 线上教学 配备与网线缺一不可

    线上教学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器材、网络线路,以及科技使用技巧。

    龙思岑相信,以上问题是各校师生在线上教学时面对的最大挑战,校方必须先找出线上教学面对的各种问题,才能对症下药。

    因此在家教协会的协助下,培华小学获得人民代议士和善心人士赞助充足的器材,为学校、教师和学生解决缺乏电脑、平板电脑和网线的问题。

    所以这次的CMCO,绝大多数学生都可以顺利参与视讯教学,一些学生甚至可以帮忙老师备课,好让教师能够更全面专注地进行视讯教学。

    此外,她指出,线上教学也面对教师和家长及学生不擅运用科技器材的问题,但在资讯组教师和家协成员的协助下,也成功解决上述问题。

    她说,今年的线上教学,也让全校教师学会资源共享,减轻教师们备课的负担,即便日后重返校园的实体教学,亦可在备课上采用共享资源方式。

    线上课程,成为2020年的教育模式。
    线上课程,成为2020年的教育模式。

    ◆ 网课不比实体课有趣 教师须兼顾学生心灵健康

    龙思岑认为,尽管线上教学是一项新的教育模式,却始终不比实体上课来得生动有趣。

    “比如在学校上课,教师和学生可以在科学室进行实验,学生可以在音乐室接触不同的音乐器材,校园内还可以进行各种不同的节日互动环节。”

    她认为,学校和教师不仅扮演教学角色,也扮演着育人角色,除了教导学生课本上的知识,也需要照顾学生的心灵健康。

    就像今年的小六生,由于无须面对小六评估考试,如今可算是就这样“毕业了”,但他们明年却准备踏入另一个求学阶段。

    她说,身为教师,她不断鼓励小六生必须擅用今年所剩余的时间,好好充实自己,以便明年能够顺利地升上中一,千万不要存有“放长假”的心态。

    一些孩子在疫情期间帮手种菜、浇水。
    一些孩子在疫情期间帮手种菜、浇水。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