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路漫漫系列◢(上篇)疫情爆发开启网课路 学生乍喜还忧 - 中国报 Seremban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森州人 ChinaPress

    ◤网课路漫漫系列◢(上篇)疫情爆发开启网课路 学生乍喜还忧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学校被迫一再停课,学生的心情岂是一个“开心”可形容,简直是五味杂陈、百般煎熬和矛盾。



    从今年3月开始执行行动管制令(MCO),至今的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国内所有学生真正踏入校园的日子,不过短短5个月。

    面对疫情的打击,一般人通常只想到成人面对失业与养家糊口的困境,在籍学生的情绪往往受忽略,甚至有人会下意识认为:“学校一直放长假,学生肯定是最开心的一群,因为不必上学读书!”

    今年的学校上课日不过短短5个月。
    今年的学校上课日不过短短5个月。

    实际上,学生的心情或许说不上“开心”可言。部分大学、中学和小学生接受《中国报》访问时,真切地透露了他们的复杂情绪,当中掺杂了酸、甜、苦、辣、咸味,堪称五味杂陈,不是滋味。

    学校一再放“长假”,会考日期展延再展延,学生无须每天上学、去补习班、学习班,但也因此开启了漫漫网课之路。

    孩子们坦言,他们的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无须起早到校固然感觉开心,但是一旦长时间待在家中,有学生开始想念上学的日子,想念与同学玩得尽兴、可以聊天聊得捧腹大笑的日子,这一切都是隔着空气的手机取代不了的乐趣。

    学生们实体上课的日子,在疫情之下被迫暂停。
    学生们实体上课的日子,在疫情之下被迫暂停。

    事实上,许多家长也因饱受疫情煎熬,在自顾不暇之下,根本无暇顾及孩子们的内心感受和情绪。

    特别是,很多孩子放下手机,回到电脑前的线上教学和面对无从下手的功课时,内心都觉得很难受。

    一些学生受访时指出,当他们发现很多功课都不晓得如何作答时,会担心自己明年升班是否能应付艰难的课业,也怕自己跟不上课业,脑袋会突然变得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MCO至CMCO期间,许多补习班和安亲班都被迫关闭,改为线上补习。
    MCO至CMCO期间,许多补习班和安亲班都被迫关闭,改为线上补习。

    今年的应考生,内心更是充满着莫名的惆怅和无比的压力,对自己的前途感到迷茫与彷徨。

    于是,一些学生开始徘徊于沉溺在家中玩手机的快感,而在放下手机后又面对一大堆功课的担忧,那种复杂的情绪,并不亚于成人所面对的疫情压力。

    一场疫情,改写了我国的教育模式,许多老师和学生因此熟悉掌握线上课程。
    一场疫情,改写了我国的教育模式,许多老师和学生因此熟悉掌握线上课程。

    ● 李权轩(12岁),芙蓉中华小学

    当知道今年没有小六评估考试(UPSR)时,真的有感到一点开心,班上很多同学也一样很高兴。但是一想到明年就要升上中学,就觉得莫名其妙的紧张和操心。

    因为今年没什么真正在上课,也不晓得以自己的水准能不能应付中学的课业。

    特别是明年上了中一后,担心自己应付不来,之后升上中二可能会更难应付课业。

    尽管我和妹妹都一样爱玩手机,让母亲感到很不开心,但也只有在玩手机时感觉情绪放松一些,否则也没有其他消遣。

    每当放下手机,想自己明年即将升上中一,心中难免感到担忧和紧张。

    学校原订于10月26日为小六生进行校内评估考试,在这之前有不断在温习,也已做好八、九十巴仙的准备,怎料突然宣布进入CMCO,就这样直接进入学校长假。

    我觉得有点失望和不甘心,因为都温习和准备了,我也想知道自己各科目的程度如何,结果现在衡量不到自己的水准。

    不否认有些学生对小六评估考试因疫情被取消而乐见其成,但至少身边和班上的多数学生都是掺杂着开心、紧张和操心的感受。

    当听到母亲提到有补习中心于12月开办“升中课”,季二话不说就决定报读以线上教学方式的课程,好让自己做好装备,明年升上中学。

    李权轩:疫情的长假本来是有点开心的,但一想到明年就要升上中学,就变得有些紧张和操心。
    李权轩:疫情的长假本来是有点开心的,但一想到明年就要升上中学,就变得有些紧张和操心。

    ● 张同学(18岁),芙蓉振华中学总校

    从MCO至CMCO期间,同学们都无法到学校上课,有不少学生都觉得很开心,但也有蛮多学生都在操心着。

    就像我身边很多同学都在担心如何应付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担心考试成绩无法达到预期的目标。

    在这期间,老师都采用线上教学和交代课业,学生有不明白的功课,均可私讯老师求教。

    但是,我本身是使用手机上课,感觉效果不是很理想,我觉得还是在学校上课比较好。

    以前从早上到学校、放学到补习班,一天之中有大部分的时间对着课本;如今对着课本的时间只有3、4个小时。

    对于今年因疫情而被迫在网络上课,开始时我也像其他同学一样有点开心,但时间久了,反而有更多的担心和紧张,心情非常矛盾。

    尽管很多学生在CMCO在家上课期间,把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手机上,我本身除了上网课与偶尔刷手机,都在帮忙做家务。

    我拥有6名兄弟姐妹,4人包括我本身尚在中、小学阶段,当我把时间运用在温习功课和做家务,弟妹们也会有样学样,不会沉溺于手机上。

    彭宣恩:对于我们来说,到医院实习的临床经验更有实际的效果。
    彭宣恩:对于我们来说,到医院实习的临床经验更有实际的效果。

    ● 彭宣恩(23岁),MAHSA大学医学系

    由于2020年迈入医学系第4年,而10月又开始进入第五年,疫情导致政府被迫实行各种管制令,对我肯定有着莫大的影响。

    医学系在第三年就开始到不同医院实习,对于我们来说,到医院实习的临床经验更有实际的效果。

    自今年3月疫情蔓延展开管制令以来,每逢周一至周五早上8时至下午4时,学校都采用线上教学,但同学们更想要的是到医院实习。

    这次的疫情,让我们错失了许多宝贵的实习时间,大家都很想早点回到医院。

    个人担忧,一般上医学系必须拥有一定的实习时间才能如期毕业,但疫情却影响学生实习的时间,未知他日将如何填补所缺的实习时间。

    但现在也只能按照校方安排,继续线上课程,相信待疫情过去重返校园时,校方会有新的指示。

    尽管目前因疫情关系,站在前线的医护人员都忙得焦头烂额,但医学系的实习生没有被要求前往医院助阵。

    由于多数的大学生都比较成熟、自律,尽管无法进入校园上课,但学生们都能自习完成课业,毕竟关乎自己的未来前途。

    但愿疫情尽快走入历史,恢复昔日热闹的校园生活。
    但愿疫情尽快走入历史,恢复昔日热闹的校园生活。

    ● 李栎盛(14岁),芙蓉圣保罗中学

    疫情反反覆覆,学校被逼一再放长假,我的心情也很矛盾,不晓得要如何形容。

    3月MCO的时候,在家待久了,非常想念上学的日子,但在7月中复课回到学校后,突然又很想念在家自由自在的日子,我觉得自己真的很矛盾。

    在家的日子时间过得很快,早上起身后做家务,下午就参与学校的线上课程和玩手机,夜晚就线上补习,时间好像瞬间就过去。

    相反的,上学的日子时间过得很慢,因为大部分的日子都在读书,每天就期待下课、换节或放学时候与朋友打闹的时刻。

    由于明年即将踏入中三,我个人是觉得蛮担心的,因为这时候的自己装备不足,感觉自己连半桶水都不足,真不晓得明年该如何应付PT3考试。

    我已经不求考得多好,只要能够过关就满足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